珊珊來辭——曾一起

  一位尊敬的長輩,長大後聯繫不緊密,只是她在我的人生裏,佔有相當份量。因為公務,在短短的一年建立緊密的關係,例如每逢出埠入住酒店,也必定跟她同房。

  先說為何會一起同房?當年我是不情願的,或許年紀輕輕,總不想被管束。由於母公司高層暗地發出指令,不讓我被人騷擾,或偷偷溜出去玩,便作出這樣安排。而同房的過程,工作回來不會立即去睡,加上我是夜貓子,造就數不清的話題,就算對方很睏,我也一直說下去,特別在工作上出現狀況,就連珠發炮表達不滿,頑皮時便喜歡引她發笑。

  在我的回憶裏,她喜歡美食和旅行。那個年代,白天做探訪、慈善、宣傳香港的工作,每晚要盛裝參加慈善舞會。白天的安排,她會在公司工作,晚上的宴會,她務必陪伴出席。日常的餐舞會,菜單十分豐富,而我又喜歡別人進食時滿足的樣子。此刻抬頭閉上眼睛,跟她一起吃飯的模樣,依然深刻。

  另一深刻的體會,她是保守又穩健的人,每當心意已決,給多少合理的理由,都不會動搖改變。同時就是擁有這一份堅持,這個我曾擔任過的「職銜」,在母公司牢牢地守護着,並且足足有36年。縱使一些私生活的花邊,任誰也管不來,然而一年期限的任期,我們不屬於藝員部管理,她必然以香港的公益事業為優先,所有商業、演藝工作也是次選;可說是用了畢生的心力,捍衞這個「職銜」的功能和意義。

  親愛的陳紫蓮女士,當年我是調皮搗蛋的,跟你的處事作風相違背,不過你從沒因此減少對我的愛護。謝謝您,您永遠活在我心裏。

李珊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