珊珊來辭——一人有一個包袱

  小時候看卡通片或古裝片,主角出行時,總帶着用布折疊而成的包袱。從而有樣學樣,只是每次完成品是笑料一則,從來不像樣。

  長大了,包袱已不是玩意。例如團體工作,力有不達,被視為眾人的包袱。又或達成目標,被身邊人製肘,對方成現實的包袱。剛投入社會工作,以上兩種情況也有碰上,當然過程不好受。一是常怪責自己不足,二是幻想無親無故多好,可瀟灑走一回。負面情緒長期高漲,心理上負擔,可掏空意志和靈魂。

  還好長大一點,兩個包袱也能放下。第一個的處理方法,就是選擇自強,便迎刃而解。第二個的處理手段,就是有天發現,根本不是包袱,只要調教角度,並將造成的傷口癒合,即使傷疤仍在,懂得止血視為人生徽章,從此能好好活下去。

  同時又不要妄想,自此不再有包袱。身處的社會環境,一言一行要左顧右盼。簡單純粹去抒發心情,也是高危行徑。先別說自身,將要面對無形強大的力量。身邊的朋友、夥伴;像回到秦朝,施行不成文的連坐法。總之十尺範圍的人、事、甚至生命體都遭殃。

  不是不讓說話,只是要來得天衣無縫,否則後果堪虞。試想想天下之間,除了雞蛋,哪有無縫的東西,所以包袱不是個人獨有的產物。不論是誰,在社會擔當甚麼角色,都擁有所屬的包袱。

  那是不是有包袱,就甚麼都不說不幹呢?未必盡然。事前做好一切準備,不連累別人,抵得飢餓,經濟及生活水平作最壞打算,包袱就不復存在。

  那刻可儘情釋放,堅守淨土和信念;而我竟希冀這一天的來臨。

李珊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