鏞融芯語——「無盡」

  早前好友Henrietta首次於她的畫廊內悉心安排一場晚宴,室內每個角落都展示名水墨畫畫家派瑞芬的最新作品展「無盡」。我一直都很喜歡水墨畫,幾年前亦收藏過派瑞芬的畫作;今次有幸看到她的新作品,畫風明顯比幾年前顯得更大膽、更成熟,跳出她以往的風格框架。

  派瑞芬能夠得到今日的成就絕非偶然。她出生當日正值日軍撤離香港,出生時三磅重、腳掌只有大拇指般大的她,連醫生也說她未必可以活下去;但她生命力很強,雖然生於貧窮之家,中途亦被迫輟學養家;但仍從不放棄增值自身,晚上自學英文和打字,自強不息、在苦學中成長。她十三歲時初嘗攝影,啟發她對藝術的興趣;後來涉獵時裝設計及陶瓷藝術等,不斷追求夢想;六十歲時更拜師現代水墨大師王無邪,將其攝影作品製成拼貼融於水墨畫裏,成為她獨特的現代藝術風格。派瑞芬以水墨的手法,把看到、想到的自如地創作並展示於畫中,堅持「一切唯心造」的東方哲學思想,作品大膽破立水墨傳統。她的藝術成就和突破能保持初心,源於她做事心無雜念,一心一意專注自身的想法去創作,以最純淨的心去畫畫,帶給我很大的啟發。

  當晚很榮幸能夠與大師王無邪伉儷和其他多位席上嘉賓同桌共進晚餐和交流,聽到各人寶貴的故事,過了一個很滿足、很有意思的晚上;這一切都歸功於當晚晚宴的統籌Henrietta。不說不知,Henrietta十多年前原為銀行家,受上司啟蒙去追尋自身的夢想。Henrietta對水墨畫擁有相當高的知識,毅然放棄高薪厚職,開辦Ora Ora畫廊;在一間面積細小的畫廊裏,她細心策展、用心經營,並非將藝術作品視為商品交易,而是努力將藝術家的作品帶給同好者去欣賞。她對藝術和美學抱著的那份熱誠,令人十分敬佩。

  這幾年來Henrietta不時邀請我出席一些不同的畫展,分享如何分辨現代藝術作品當中的不同元素和風格,加深我對現代水墨畫的認識和鑑賞能力。雖然我自問沒有藝術細胞,也從沒有放棄學山水畫的念頭。有機會的話,一定會再追求兒時的夢想。以畫家派瑞芬為學習榜樣,凡事專注,堅信己念,大膽嘗試。

鏞記酒家行政總裁

甘蕎因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