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羽仁周記——黃台之瓜

        港股上周先跌後彈,全周累漲445點,結束四周連降走勢,收報26179。不過,收市後中美兩國宣佈互加關稅,美股杜指急插,港股預託證劵大跌逾600點,估計周一港股開市應該會下破低位。

中美大打出手 恒指恐破底

  中美下個月會就貿易問題繼續談判,但內地卻一反過去被動策略,國務院關稅稅則委員會今日宣佈,將向約750億美元(5850億港元)商品,加徵5%至10%關稅,分兩批在下月1日及12月15日實施;另外將於12月15日,恢復對原產於美國的汽車加徵25%關稅,汽車零部件加徵5%關稅。委員表明上述措施是針對美方對華進口的約3000億美元商品加徵10%關稅所採取的反制措施。

  自貿易戰爆發以來,美國一直採取主動,中方表現克制。這次提出反制雖然是回應美國措施,但因為拒離加稅仍有時間,此舉有點出乎外界估計,特朗普似乎更加受到刺激,即時作出回應,宣佈採取加徵關稅的反制措施,宣佈由10月1日開始,對2500億美元中國貨的進口關稅,由25%調升至30%。另外,對其餘3000億美元的中國貨,關稅會由10%增至15%,當中部份會由9月1日起徵收,其餘延遲到12月15日實施。

  鬥加關稅之餘,特朗普發文狠批中國不應該出於政治動機,向750億美元美國進口貨徵收新的關稅。同時要求美國企業,立即開始尋找替代中國的方案,包括把企業撤回美國,並在美國生產。他又認為美國過去兩年半,經濟比中國大幅增長,並繼續向好,聲言美國不需要中國,又指美國沒有中國會更好。

  貿易戰況一時間火藥味瀰漫,杜指喺中國宣佈加稅後大插超過400點,到特朗普出手還擊,美股一度插水式下挫,杜指曾瀉745點,收挫623點,報 25628點,納斯達克指數跌239點,收 7751點,標普 500 指數下滑 75點,收 2847點。

國泰之後輪到港鐵中招

  中國突然還招,令到特朗普周身唔得閒,因為另一邊廂聯邦儲備局主席鮑威爾拒絕承諾減息,令他大為光火,於是他化身為鍵盤戰士,左右開弓,既鬧國家主席習近平係敵人,又鬧鮑威爾同中國係差不多的敵人,一向都無所作為。

  中美打大交,從外圍表現,今日港股開市可能跌得仲勁過美國。上周末雖然指數反彈,但成交不足,顯示市場觀望氣氛濃厚,大家都缺乏炒作信心同興趣。港股現時承受兩座大山的壓力,外有貿易談判,內有社會運動。北京突然間向美國過招,做法與過去不同,未知是否與香港局面有關。在此之前,特朗普同美國高層把港局同貿易談判拉在一起,指香港若然出現天安門式事件,中美就好難達成貿易協議。有人正話反聽,猜測美國係暗示若然中美不達成協議,香港就會出現流血收場的局面。幾日之後,中方就一反常態在無預警下提出反制,令兩國氣氛變得非常緊張。

  港局與中美談判看似有微妙關連,同一時間中央對香港的態度都傾向強硬。好似內地官媒就直接炮轟上星期港鐵(066)為西鐵示威者開專列係出軌。港鐵其後即申請禁制令限制在車站範圍示威,又在周六遊行期間停車封站。

  本地的社運已由表達政治訴求,演化成複雜的政經黑天鵝,影響不斷深化同滲透。國泰航空(293)在壓力下炒了行政總裁後,再解僱多名員工,跟住炮轟港鐵。事件中,中港兩地關係惡化,敵視加深,這種影響比短期旅客減少,消費受打擊更值得擔心。有中環茶友話,香港人流、物流、資金流全部同內地有好重要關係。有人話香港係國際城市,這個說法無錯,但每個大城市都要有腹地,紐約有美國、倫敦有歐洲,香港就因為有內地,如果中港關係不斷惡化,香港資產估值無可避免要下調。

九置下插涉社運因素

  茶友舉例,主要資產係海港城的九倉置業(1997)係社運激化後開始下跌,月中曾經反彈,但上個星期再度逆市回落,收市報43.7元,已經好接近今年低位,估計今日開市好大機會創出今年新低價。該股1年高位是61.3元,累積下跌29%。通常在利率下調中,這類有穩定收入的房託股應會受惠。九置不升反跌,不能全歸因於本地因素,自中美談判不順影響浮現,零售在第二季下跌後,該股開始露出疲態,到了第三季社運因素加入,股價變成黃台之瓜,跌穿50元,迭創低位。

  九置現時息率4.8厘,通常商業信託把大部份收入用作派息,如果只係估計1年收入受影響,就算當損失全年收入,理論上股價跌4.8%已經足夠反映。茶友話,現在股價累跌29%,有可能係過份反映負面因素,也可能係市場認為未來市道好難復原,重估商場價值,即係話未來會不會遊客來港少了,消費少了,商場租金已經見頂呢?過去一個星期,恒生國企指數表現好過恒生指數,反映本地股份受兩面夾擊,如果夾擊只係造成表面損害,一年半載大抵可以復原,最怕就係打到內傷,咁就可能有排都好唔番。

港鐵成箭靶 公關大臣及時跳車

  國泰因為社運事件搞到高層大地震,上個星期港鐵公司事務總監蘇家碧又傳出請辭,自然引起關注,其後傳出她原來找到好工,將會過檔金管局。蘇家碧將於明年1月離職,港鐵高層需要半年時間請辭,有人計過數她應在七月份時已經請辭,當時社運才開始惡化,不知是否走得快、好世界?

走得快、好世界?

  蘇家碧做過政務官,離開官場後在工總商會擔任總裁。加入港鐵時年薪350萬,另外還有約滿酬金,待遇勝過做高官。上任後最大挑戰係遇上高鐵超支同沙中線紅磡月台工程的醜聞,可算「高潮迭起」。

  跳槽前,政府委任獨立調查委員會發表報告,紅磡站醜聞似乎過去,想不到跟住爆發反修例事件,港鐵捲入風暴,上星期六的封站安排又成為炮火目標。之前,港鐵被指以專列載走西鐵示威者被官媒狠批,隨後封站停車又被鬧,有點左右不是人的味道。

  今年六月,港鐵主席換人,由擅於公關的馬時亨轉為同時商界出身的歐陽伯權,蘇家碧可能諗住一朝天子一朝臣,所以決定蟬過別枝。新主席個位都未坐暖,就爆發了反修例事件。與前任不同,歐陽伯權至今一直保持低調,港鐵申請禁制令的決定,都是由政策局局長陳帆代為解釋,當中未知有何玄機就不得而知。

陸羽仁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