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羽仁周記——高位買醜股的另類選擇

        中美貿易協議消息日好日壞,港股係反覆訊息連飆六日,直至上周五才出現回吐,恒指收造27651,全周漲550點,連升兩周;國指收造10882。

美減關稅又傳有障礙

  假前市場焦點集中中美貿易協議,最新狀況係和風又逆轉,美國總統特朗普周五表明,不贊成撤銷對華加徵的關稅,粉碎中美即將達成協議的憧憬,一度推低周本續創新高的美股,指數曾挫95點,一度低見27,578點;收市反彈6點或0.02%,報27,681點。標指升0.26%,收報30,93點。納指升0.48%,收報8,475點。

  一周累計,道指升1.2%,連續第三周造好;標指累升0.9%,為連續第五周上揚;納指累升1.1%。港股美國預託證券(ADR)預示恒生指數下周一(28日)低開79點,報27,571點。

  除了貿易消息,本地股市焦點可能係巨型科網股阿里巴巴來港上市步聲漸近。阿里在香港作第二掛牌的計劃本來在年中已經準備進行,結果因為突然爆發社會事件而受阻。現在捲土重來準備集資過千億元。美股現在升到歷史新高,有點無限風光在險峰的味道,阿里來港掛牌不是同香港有親,主要是想抽水集資,以籌集近千億元的大計,不是時時都可以做。有時公司業績好市況唔就,有時市況好業績又唔就。

  每年的11月11日係網購高峰期的光棍節,經過多年增長,網購仲有幾多年高速增長大家都估唔到,所以趁市況可以就趕上市係明智之舉。

  阿里巴巴下周在港進行上市前路演,加上日前公佈季績勝預期,港交所(388)股價近日轉強,連升七個交易日,累計升幅5.3%;曾創一個月高,高見254.4元,收報254元。

  通常有大股上市,市況就會盡量穩定。恒指係美股迭創新高下,終於衝上了27,000點,下一個心理關口當然係28,000點。大市這一浪反彈主要炒中美貿談有協議,按美國政治氣候,總統特朗普正面對彈劾危機,有需要利好刺激,這對達成協議有利。不過,由於特朗普過去態度太過反覆,現在又話減稅條款係政府內部有好大阻力,最後是否簽得成仲有不明朗因素,故此不少同貿易相關的板塊或股份仍然處於低殘的大平賣狀態。

  這些大平賣板塊,其中一個係航運相關,好似招商局(144),上周收13.04元,市盈率不足6倍,息率有7厘,股價同1年低位11.4元反彈不算多。招商局雖然係港口股,但受出口放緩影響有限,截至6月底止,中期股東應佔溢利65.29億元,按年增長19.84%,每股盈利196.07仙,派中期息22仙。如果下半年增長維持,市盈率會跌至5倍以下,同時低過22元的資產淨值。

招商局中外運估值低

  航運股係傳統行業,加上有貿易陰影籠罩,於是變成低估值的醜股。同樣市盈率低、息率高的還有中國外運(598)。中國外運主要做貨運代理、倉儲、物流,過去五年盈利沒有出現過明顯倒退。

  去到今年9月止的第三季度,公司盈利21.2億元,增長9%,如無意外,今年盈利應該好有機會可以保持或有輕微增長。以這樣的經營表現,市場的估值市盈率比招商局還低,只有不足5倍,息率有近6厘。以這樣低的估值,只能以醜股來形容。

  中外運過去3年股價高位接近4.9元,今年雖然業績不俗,但股價反覆下插,最低去2.3元,現價與低位相去不遠,如此弱勢其中一個解釋可能係公司派息政策比較飄忽,過去中期有時不派息,有時派息,但今年首三季都未曾派息,做法有點異常。如果以過去5年數字,公司派息率大致維持派發盈利30%,今個財政年度財,財務據沒有明顯惡化,大股東是招商局作風過去都屬正路。

離低位不遠兼有息派

  好似航運股過去幾年基本上無運行,主要係行業受全球經濟陰影拖累,加上前景缺乏憧憬,就算實績不錯,都缺乏炒賣興趣。不過,當大市炒近28,000點,如果想博一轉中美真係簽得成約,這類離低位不遠,派息又有咁上下的醜股,就成為穩陣派的另類選擇。

兩個一哥走得摩 遇上社運大時代

  今個月有兩個一哥退休,一個係警隊一哥盧偉驄;一個係國泰一哥史樂山,兩個一哥共通之處本來一早應該榮休,但獲邀請再坐一會,結果遇上年中爆發的社會事件。

  盧偉聰將會成為首位無歡送儀式的警隊一哥。本來他的任期在去年已經夠鐘,因為交接安排做多一年,結果遇上了連續五個月的社會運動。一哥對上一次公開見記者,就係為了有警員開槍打中涉嫌襲警的示威學生。警隊中人說,上任一哥曾偉雄作風強硬,遇上了佔領運動,最後全身而退。盧偉聰作風相對溫和,如果他依時退休,就可以做太平一哥,無須面對左右不是人的夾心環境。

首位無歡送儀式一哥

  在商界處境有點相似的是國泰集團主席史樂山,三年前他在太古大班的職位退下來,獲邀繼續留任國泰主席一職,領導三年重整計劃。這段時間長期競爭對手香港航空的母公司海航出現財困中,令集團漸漸取得優勢,而且成功收購對手的廉航香港快運,形勢本來一片大好,沒想到突然發生社運,把公司無論從政府抑或財政角度都捲入了風眼。

  國泰在社運初期,採取了溫和路線,容許員工自由參與和表態,但自從發生包圍機場,中方民航當局高調表達不滿,國泰立即調整策略,採取鐵腕管治,調整速度快過揸飛機。

陸羽仁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