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容由家開始——校園管治的警鐘

        天水圍小學老師在校內自殺身亡,事件敲響了學校管治問題的警鐘。輿論分為兩大派,一派同情老師(當中不少是老師聲音),認為校長獨攬大權,隻手遮天,用人唯親,迫害老師。而監察校長的辦學團體、校董會、校監卻失去應有功能,變成橡皮圖章,直至問題公開爆發,面對群眾公審,才出面補鑊。另一派輿論(當中不少來自校園管理層) 卻持相反意見,他們認為有些老師表現差劣,能力或態度有問題,不能與管理層合作,不接受改革也不願自我改善。但按現行機制,要解僱老師非常困難,於是校長惟有施以工作壓力、精神壓力,令不稱職的老師知難而退。

  以上兩派意見,久已聽聞, 相信很大程度反映了不少校園「實況」,即是有不思進取的老師,亦有極權失控的校長。要撥亂反正,便要檢討整體的管理模式,從績效管理、人才培育、權力制衡、監督問責著手,檢討範圍應包括前線教職員、管理層、校長、校監和校董會。

  校園管治問題已影響到學校的正常運作,校長與老師對立,最終受損害是學生,亦令辦學團體蒙羞,令教育界蒙羞。以上提到的檢討,亦已超越個別學校或個別辦學團體的事。教育局身負香港教育最大的監管角色,不應以「校本管理」為由,置身事外,讓學校「自決」。當然為避免走向政府操控教育的另一極端,較妥善的做法是成立有各方專家的檢討及改革委員會,就校園管理問題提出改革建議,再由教育局監督落實。

張笑容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