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容由家開始——幫學生前先要幫老師

  最近一宗教師自殺事件,激起大眾對教師壓力的關注。翻查資料,其實半年前教協聯同香港心理學會臨牀心理學組做過調查,已顯示教師精神健康響起警號。受訪教師中,三成人出現中度或以上程度抑鬱症徵狀,超過一半每周工時達五十六小時或以上;教師認為帶來巨大工作壓力的主要來源,包括教學工作、學校監察、跟進教師工作表現的手法、行政工作等。

  有快樂的老師,才有快樂的學生。就學生自殺率攀升問題,香港大學防止自殺研究中心葉兆輝教授曾指出:從前教師可及時識別及支援有情緒困擾的學生,但近年學校的屏障功能已減減弱。若老師的精神健康不好,再去課堂教導學生,可想而知教學的效果會如何。

  要幫助學生,先要幫助老師。試問老師有精神健康問題,怎能有效推行正向校園教育?怎能及早和識別有情緒困擾的學生?政府最近提出一些措施,例如增設學校行政主任,增設副校長職級,皆有助減少老師行政工作。

  然而,老師的壓力來源不止於此。根據教協調查報告,不少教師認為,應付教育局及學校法團校董會每年的新政策(例如E-learning、STEM等),令他們疲於奔命。而學校管理層訂立的目標經常脫離學生的實際能力,例如要求學生DSE成績或增值於短時間內大幅提升、要求教師帶領學生參加校外比賽時均要得獎,並以此為指標來釐訂教師的工作表現評級。亦有教師表示,他們經常要在學校進行缺乏效率的會議,而會議上鮮有真正專業交流的機會,大部份時間都是管理層在向教師訓話,他們認為這種會議不但虛耗光陰,更是打擊士氣。

  以上情況,已非個別辦學團體或學校問題,而是整體學校管治文化問題。總言之,要幫助學生和老師,並非靠增加一個社工和行政主任便了事,而是改革校園管治文化和考試制度。www.facebook.com/smilecheung2020

張笑容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