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屬專欄:
其他專欄
專欄名稱:
無名指
作者:
譚紀豪

翻開幾個星期前的一本《三聯生活周刊》,讀到一篇文章,叫《為啥莊子聽到了自然的簫聲,我卻只聽到蚊子的嗡嗡》,標題很長但直接說明了重點——我們都俗不可耐。我做音樂相關的工作,對聲音比較敏感,有時聽覺記憶比視覺記憶更好,想起一個人一個地方,會先記起他/她的聲音。多數人用眼睛去感受世界,所以在社交網站出post必須附圖;我有次把南京的聲音錄下來,...

詳細

無意中看了一部紀錄片《中國梵高》,講深圳油畫村的故事,本以為是新聞透視式的介紹,沒想到我居然是流着眼淚看完的。深圳大芬油畫村據說由一個香港畫商三十年前創辦,當時只有二十個畫工。所謂畫工,就是流水作業式臨摹名畫的工人,和工廠工人沒甚麼區別。只用了幾年時間,大芬就變成了俗稱「行貨畫」行業的最大集散地,顛峰時期有超過一萬個畫工。趙小勇是湖南人,...

詳細

上次談過步行,這次說說跑步。跑步看似是很普通的事,卻並非人類在正常狀態會做的行為,只有兩種情況能讓一個原始人奔跑——獵殺和被獵殺。小孩喜歡跑,也可能是出於求生本能,準備投身弱肉強食的戰場。跑步作為一種普及運動,歷史並不長。你可以輕易說出幾個十九世紀喜歡步行的歷史名人,但喜歡跑步的人好像都活在二十世紀。有關跑步的歷史,不能不提馬拉松的由來。...

詳細

為捧場看了電視劇《短暫的婚姻》,戲中陳奕迅飾演喪妻不久的單親爸爸。面對自己的傷痛,他每晚去散步,走了「可以圍繞地球幾次」那麼遠的路,彷彿路走得愈多,離悲傷就愈遠。我也喜歡走路,不為療傷,只為內省。每日發生在身邊的事情太多,資訊爆棚,需要有時間去整理。走路通常是為了從一個地方去到另一個地方,是一種有功能的活動,我卻發現沒目的地的步行,是個讓...

詳細

北京早前發生一宗罕見事件,雙井地區發現一條街道被「非法命名」,當局隨即拆除相關路牌。這條原名「百子灣南一路」的街道,是十幾年前發展新社區開出的一條新路,由於人為疏忽一直沒上路牌,變成一條無名街道。四年前,中央美術學院碩士研究生葛宇路發現這條街,於是以自己名字打印成「路牌」貼在街道上。這條街我很多年前去過,因為無名,所以很難找。自從有了名字...

詳細

諾貝爾獎陸續揭曉,截稿前就差經濟學獎尚未公佈。村上春樹再度落空文學獎的消息我已看得麻木,今年最讓我關注的,反而是生理學或醫學獎。幾年前已得過邵逸夫獎的三位遺傳學家,憑藉對生理時鐘的研究獲獎。人生而平等,都有自己的生理時鐘,所以這項研究和每個人息息相關。生理時鐘不只是人類的專利,地球上各種動植物都有。二百年前就有科學家發現,有些植物白天和晚...

詳細

從抽屜裏翻出幾支舊英雄鋼筆,恍如隔世。把它們找出來並非意外,而是前段時間在大陸兩次偶遇「英雄」,於是想起家裏的「老朋友」。有次在廣州一間百貨店,見到一款鋼筆,外型長得和德國Lamy的Safari一模一樣,卻便宜四倍,細看原來是英雄,不禁慨歎曾經的中國名牌淪落至此。一個星期之後,我在北京走錯方向,路過一間批發英雄鋼筆的店,一堵牆琳琅滿目的鋼...

詳細

我幾乎是一口氣把草間彌生的自傳看完的,自傳以她早期備受矚目的作品《無限之網》為名,我也好像被這張網攝住了,隱沒在無盡的波點之中。生在富裕但破碎的家庭,草間的父親是個入贅女婿,也是個不忠誠的丈夫,每次他與情人幽會,小草間就會被母親派去跟蹤。母親性格暴躁,管教很嚴,而且非常反對她畫畫,經過無數激烈的反抗,她十九歲「逃」到京都,多年後再輾轉走到...

詳細

我牀頭的書通常都是雜文,不用追看,累了便睡。最近在讀的一本叫《珍物》,海峽兩岸一百位文藝界名人,包括賈樟柯、譚盾、徐冰、林懷民等,分享他們生命中最珍貴的東西以及它的故事。這些收藏,有稀世珍寶,也有尋常小物,都載滿回憶。我年輕時是個「物癡」,有空就逛夜冷店和跳蚤市場,最愛案頭擺設和民族樂器。大學時讀電影,有一次在地攤上見到一部Bell &a...

詳細

出差東京,難得有兩小時空檔,跑了一趟銀座,不為逛名店,只為買文具。我不算是瘋狂文具控,至少不會特意坐飛機去東京買文具,但對實用又好看的日本文具,「免疫力」還是很低。日本文具最吸引人的地方,在於「用家友善」的貼心設計,在某個不起眼之處加一個凹洞或小釘,造價貴了五十円卻好用很多,這些小心思其他國家的文具就是做不到。去銀座買文具,必去百年老店伊...

詳細

印度電影《打死不離3父女》在中國大受歡迎,跌碎不少眼鏡。由於政策原因,中國對進口電影數量有限制,成本效益主導,能進國門的幾乎都是A級大片。要不是迪士尼施展魔法,這部電影不太可能在中國上映,也無法創出十幾億元的票房奇蹟。馬後炮,中國譯作《摔跤吧,爸爸!》的這部電影能夠大賣,跟「國情」不無關係。爸爸膝下無兒,把自己年輕時的摔跤夢寄託在女兒身上...

詳細

熱門:葉Sir食經 Executive日記 巴士的點評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