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屬專欄:
其他專欄
專欄名稱:
無名指
作者:
譚紀豪

這幾個星期,誇誇群在內地莫名其妙的流行起來。所謂誇誇群,就是社交網絡裏的一些群組,各人在群內互相誇讚褒獎,這類群比較多出現於各大專院校,任何人在群裏「求誇」,都會得到其他成員大力吹捧,言詞極盡肉麻。另外亦有付費誇誇群,那是針對個人的服務,客戶在電商平台購買後,就會被店主拉進群組,全群過百人一起讚你,你發個句號都可以被「打手」誇到天上。服務...

詳細

上月在本欄提起《紅樓夢》的髒話之後,居然有幾個朋友找我討論這個話題,聊的時候難免粗口橫飛,也甚過癮。古典文學中的髒話,沒有審查,可以暢所欲言。從《水滸》到《紅樓》,都是肆無忌憚「cao4」、「diao3」、「bi1」這樣罵,這幾個字今天都很少用,反正就是一個動詞兩個名詞,這麼說也許你就懂了。與其說不用,不如說是換了個形式來用,譬如那個動詞...

詳細

看了一本書叫《不消費的一年》,作者在二十九歲生日開始進行一項實驗,看看自己一年不消費會怎樣。讀者不禁想問,這可能嗎?當然不可能,除非你是受照顧者,譬如小孩,可以「被動地消費」。作者於是定下多項守則:家居生活雜貨用完了才可以買,不能趁減價屯貨;衣物和傢私不能買,亦禁買電子產品、雜誌和書籍⋯⋯(最後一項是個悖論,讀者不正是買了你的書,來看你如...

詳細

剛認識了一個住在北京的上海人,晚飯席間喝了幾杯,天南地北的聊開了話題。他知道我從香港來,語調誇張的說:「你們廣東人都好迷信!」他說去年底來香港玩,報攤都不賣報紙雜誌只賣流年運程書,而且同類的書竟然有六七種;他親戚家住五十樓,居然在三十九樓上一層,全世界恐怕只有香港是這樣。他還問我中銀大廈是否風水佈局,一把大鐮刀劈向滙豐總行⋯⋯ 我不清楚他...

詳細

昨日是世界睡眠日,我剛從外地回來,疲憊不堪, 正好酣睡一覺「應節」。龍牀不如狗竇,哪怕是五星級高牀軟枕,也不及家裏小天地睡得香甜。我常出差,特別注意旅途上的起居。都說「生保牀」睡不熟,但其實錯不在牀,而是陌生環境的不安感作祟。有研究說在「生保牀」上的第一晚,大腦有一半處於「待機」狀態,以防有危險時可立刻應變,這是所謂first night...

詳細

朋友來電時我正在聽音樂:「你日聽夜聽,從音樂裏聽到了甚麼?」我答:「我聽到了宇宙。」本來只是一句玩笑話,豈知幾小時後我收到短訊:「真的能聽到宇宙嗎?」音樂和宇宙扯上關係,最早可追溯到古希臘,畢達哥斯拉認為萬物皆數,他以數字和比率解釋了音程(interval),而同樣的方式亦適用於探索天體的秩序。這些理論到中世紀被發展成musica uni...

詳細

哪怕已經破落不堪,我仍未能相信,裕民坊真的要拆了,它好像一直都是那個樣子,五十年不變。這兩個月國泰大廈和裕華大廈的小商舖都在清貨,二月底最後一批業戶亦離場了。報紙昨日報道裕民坊的最後一夜,繼觀塘「舊麥」後,又再傷別離。悼裕民坊,也真的要從麥當勞說起,觀塘人稱「舊麥」的那家店是很多人的集體回憶。那家店風水好,人氣極旺,據說曾經是「全球最繁忙...

詳細

某著名「粗口電影」導演受訪,說香港觀眾在戲院聽到粗口就笑,是壓抑的表現。先不談港人有幾壓抑,「聽到粗口就笑」實在是個異象。要是古代帝王聽聞這種奇事,必以為百姓撞邪,要在宮中做幾日法事。不是嗎?你可曾見過荷里活影星用粗口問候人,美國觀眾會哄堂大笑的?比起英文粗口,中國人罵髒話詞彙更豐富生動,有甚麼好大驚小怪?講粗口亦非販夫走卒的專利,《紅樓...

詳細

今年中國的農曆新年檔片王,非科幻片《流浪地球》莫屬。截至昨天下午,上映十天半,累積票房三十二億人民幣,比同日上畫、票房排第二的《瘋狂的外星人》多出十四億元,更是《新喜劇之王》的五倍。中國人拍的科幻片,聽起來就有些虛幻。正如有份參演的吳孟達說,收到劇本時還以為是荷里活不拍賣出來的,根本沒想過中國人自己會寫。中國科幻片如鳳毛麟角,改革開放以後...

詳細

新年得閒,上網遛達,看到很多人感歎過年沒氣氛。那些年可不一樣,我小時候並不特別喜歡過節,唯獨過年例外。有利是錢幫補零用已夠開心,過節前還可添新衣,那時一年就只有兩三件新衣服,哪像現在的小孩走馬燈般換季。全天候供應的賀年美食也是亮點,新年吃的不是甜食就是煎炸食物,都是小朋友的口味。香港於六七暴動後立例禁燒煙花爆竹,但過節期間還是可以去新界放...

詳細

年廿八,洗邋遢。廣東人取諧音「易發」之日送舊迎新,本是美事,只是過年前兩天才把東西翻出來,來不及好好收拾,新年豈非更亂?小時候我家算是小康,卻沒甚麼多餘之物,大掃除都是只掃不除,掃半日就像示範單位般整潔了。現在亦不富裕,卻總有除不完的身外之物。不怪消費主義鼓吹人買買買,只怪自己心甘情願花血汗錢換來一大堆喪志玩物。「斷捨離」的精髓在於「斷」...

詳細

熱門:葉Sir食經 Executive日記 巴士的點評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