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指——癡漢冤罪

  去過日本的讀者應該都知道,東京以及很多大城市的電車都有女性專用車廂。這種旨在保護女性免受侵犯的措施,可追溯到上世紀初,但廣泛在日本實施還不到二十年。

  日本以外,近年也有不少地區在火車或地鐵效法,當中包括台灣、韓國、中東和北美,但推行上各有掣肘,以至成效不彰。譬如在台灣,曾經在通勤電聯車上試行,由於沒有罰則,經常出現男女混搭的情況,台鐵在半年試辦期後便放棄了。上月廣州和深圳也在地鐵試行,但法規所限,只能設置「女性優先車廂」,既然不是「專用」,部份男士也就懶理。

  香港也曾研究在地鐵推行女性車廂,但有關方面表示執行上有困難,亦可能違反《性別歧視條例》。

  日本有沒有類似條例我不清楚,但最近卻有建議設立「男性專用車廂」。風化案的受害者幾乎全是女性,為甚麼需要男性車廂呢?原因有點荒誕——為避嫌。

  在日本,每日被抓的癡漢多不勝數,有時也會冤枉好人,於是出現了「癡漢冤罪」這現象。導演周防正行有部舊作叫《儘管如此 我沒做過》,曾引起社會熱烈討論。影片講述一個失業男子,被誤以為是癡漢,警方不斷勸說他認罪了事,他卻堅決否認⋯⋯

  在現實世界,不論有沒有做,一旦被認定為癡漢,人生就完了。哪怕在法庭判決前,消息傳開了,癡漢疑犯就可能會被公司解僱,還有來自朋友、鄰居的壓力,如果得不到家人諒解,那就徹底被遺棄了。前段時間一名JR高層被控侵犯一個女學生,他矢口否認,事件被廣泛報道,屈辱之下他最終選擇在公厠自殺身亡。

  下次去日本坐電車,如果發現有男乘客全程高舉雙手,別以為他投降,他只是自保。davetam13@hotmail.com

譚紀豪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