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指——去格拉斯哥流浪

  這把年紀哪有情懷去流浪?我其實是去工作的。首次來格拉斯哥,除了聽過有支球隊叫流浪,對這地方一無所知。從機場到市區只需十五分鐘,下車時的士司機拒收我的五鎊紙幣,說是舊款的,然後花了兩分鐘解釋英格蘭英鎊和蘇格蘭英鎊的區別,也不管我坐了十幾個小時飛機累得要死。

  兩小時之後,餐廳侍應見我第一次來,又跟我說起蘇格蘭英鎊的話題,我終於發現其中的潛台詞:「我們和英格蘭是不一樣的!」然後她又說:「以前倫敦不收蘇格蘭英鎊,現在都通用了」,面上還掛着得意的微笑。

  作為英國第三大城市,格拉斯哥自有她值得驕傲之處,同時卻又有個死穴,名叫愛丁堡。出發前有人跟我說,在格拉斯哥人面前不要提愛丁堡。我明知故犯,購物時問店員蘇格蘭有甚麼好玩,他如數家珍,然後我說可能去愛丁堡玩半天,他馬上板起面孔說愛丁堡有的我們這裏都有,你不如去北部玩,那邊自然風光很美。就這樣,我得罪了一個格拉斯哥的陌生人,卻加強了去愛丁堡的動機,好想去問問當地人對格拉斯哥的印象。

  這兩座歷史名城競爭超過五百年,作為政治中心的愛丁堡一直力壓格拉斯哥,但其實在宗教、文化、學術、貿易等方面,兩城都各有千秋。十八世紀,愛丁堡是蘇格蘭啟蒙運動的中心,地位舉足輕重。格拉斯哥人瓦特發明了蒸汽機,令當地成為十九世紀的工業重鎮,更取代愛丁堡成為蘇格蘭最大城市。可惜二十世紀大蕭條(Great Depression)、二戰和重工業沒落,幾乎令格拉斯哥一蹶不振。近三十年好不容易轉型為金融中心,GDP直逼愛丁堡,難免又針鋒相對起來。

  這對蘇格蘭的難兄難弟,在競爭中進步,或許再鬥五百年都分不出勝負。

davetam13@hotmail.com

譚紀豪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