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指——大掃除是一種修行

  年廿八,洗邋遢。廣東人取諧音「易發」之日送舊迎新,本是美事,只是過年前兩天才把東西翻出來,來不及好好收拾,新年豈非更亂?小時候我家算是小康,卻沒甚麼多餘之物,大掃除都是只掃不除,掃半日就像示範單位般整潔了。現在亦不富裕,卻總有除不完的身外之物。不怪消費主義鼓吹人買買買,只怪自己心甘情願花血汗錢換來一大堆喪志玩物。「斷捨離」的精髓在於「斷」,若能源頭減廢,也不需要為「捨離」煩惱了。有時反叛個性作祟,覺得我為甚麼要隨大隊「斷捨離」,既斷不了物欲,何必逼我捨離。奈何家中無用之物一大堆,想起下次搬家之苦,不捨不離還需棄。

  自己買的也就罷了,人家送的怎麼辦?上世紀新居入伙時所得的一對精緻特濃咖啡杯,陪了我半生,卻從未用過。朋友送來新的書櫃式喇叭,原來的一對未壞而且音質不錯,還是留下來吧。

  更揪心的是兩箱幾十年來收到的信件和賀卡,翻出來就忍不住看,一看就是半天眼淚鼻涕,又捨不得扔。還有大學時得的獎,兩個很有份量的雕塑,內藏青春,只有自己會得意的個人榮譽,如何定去留?

  年紀漸長,理應看得更透徹,偏偏我愈老愈懷舊。這幾年特別怕大掃除,一翻出舊物,往事快速搜畫,好像把前半生再活了一次,想起都累。

  過年破舊立新,舊物不送又想迎新,只好努力工作擴大空間。若念舊情,拿得起放不下,惟有擴闊心胸。

  大掃除是一種修行。道行不夠,還是不要隨便整理舊物。

譚紀豪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