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指——年味兒是甚麼味道?

  新年得閒,上網遛達,看到很多人感歎過年沒氣氛。

  那些年可不一樣,我小時候並不特別喜歡過節,唯獨過年例外。有利是錢幫補零用已夠開心,過節前還可添新衣,那時一年就只有兩三件新衣服,哪像現在的小孩走馬燈般換季。全天候供應的賀年美食也是亮點,新年吃的不是甜食就是煎炸食物,都是小朋友的口味。香港於六七暴動後立例禁燒煙花爆竹,但過節期間還是可以去新界放,遠遠聞到火藥味已很興奮,我最愛「穿雲箭」和「龍吐珠」,愈怕愈好玩。

  從前過年是大事,整個城市幾乎癱瘓三天,銀行和政府部門初四開工,大部份商店卻到初七初八才啟市。放假期間只有電影院每天正常營業,看賀歲片是指定動作,無厘頭嘻嘻哈哈九十分鐘,保證笑口常開。那時外遊避年屬有錢人活動,一般市民無事可做,除了看電影就是每天串門子拜年,大吃大喝,打麻雀玩啤牌,無聊又熱鬧。我從小就會打麻將鋤大弟,也是因為過年的緣故。現在的新年聚會,都是礙於情面必須搞個團拜,以免失了禮數,然後一人一手機互不交流各自為政,賀年食品都是放社交媒體用的,拍完照就了事。

  過年氣氛只是外在環境的一種情緒,我更喜歡普通話說的「年味兒」,那是心頭上的點滴滋味,家人朋友放下生活繁雜瑣事,認真說說話,和和氣氣玩幾天,莫名其妙的歡天喜地。

  人心不古,年味兒淡了。過年最大的意義是團聚,其他的不過是形式罷了。

譚紀豪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