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指——我聽到了宇宙

  朋友來電時我正在聽音樂:「你日聽夜聽,從音樂裏聽到了甚麼?」我答:「我聽到了宇宙。」本來只是一句玩笑話,豈知幾小時後我收到短訊:「真的能聽到宇宙嗎?」

  音樂和宇宙扯上關係,最早可追溯到古希臘,畢達哥斯拉認為萬物皆數,他以數字和比率解釋了音程(interval),而同樣的方式亦適用於探索天體的秩序。這些理論到中世紀被發展成musica universalis,中譯「音樂宇宙」,不過這裏所說的音樂,並非聽得到的聲音,而是與樂理暗合的一種和諧,其實更像一種哲學思想。這個概念又被稱為Music of the Spheres,英國音樂人Mike Oldfield就曾推出過以此為題的專輯。

  「天體的音樂」流傳了一千年,到十七世紀初終於被《世界的和諧》(Harmonices Mundi)一書破解,將這個哲學概念用物理學的方式演繹出來。舉例說,地球公轉最高和最低速度的比率是16:15,相等於音樂上的半音(從mi到fa),而其他行星的速度和軌道,轉為數據都可用音樂來詮釋,而且偏差極微。

  宇宙裏有音樂,那麼音樂裏有宇宙嗎?「音樂之父」巴赫在《世界的和諧》成書後一百年,寫出了《平均律鍵盤曲集》第一冊,這部作品要求的調律方式,可以在不改變調音的情況下彈奏全部十二個大調和十二個小調的樂曲。這套樂曲涵蓋所有調性,就好像《周易》六十四卦包含宇宙萬物一樣。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物以類聚,既在同一個世界,就必然有其共性。音樂與宇宙,聽起來像個浪漫邂逅,在物理學家看來,卻不過是一堆數字而已。

譚紀豪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