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指——不消費和亂消費

  看了一本書叫《不消費的一年》,作者在二十九歲生日開始進行一項實驗,看看自己一年不消費會怎樣。

  讀者不禁想問,這可能嗎?當然不可能,除非你是受照顧者,譬如小孩,可以「被動地消費」。作者於是定下多項守則:家居生活雜貨用完了才可以買,不能趁減價屯貨;衣物和傢私不能買,亦禁買電子產品、雜誌和書籍⋯⋯(最後一項是個悖論,讀者不正是買了你的書,來看你如何不買東西嗎?)

  這個清單不難理解,原則就是不作不必要的消費。至於如何理解「不必要」,作者似乎很寬鬆,譬如說送人的禮物、自用的化妝品和自駕車用的汽油,對她來說都是必需品。

  不消費實驗,也算是一種守戒吧,只是修行的事,如人飲水,冷暖自知。有人一分鐘都離不開智能手機,亦有人使用只有通話功能的舊式電話卻生活自在。作者曾經過度消費負債累累,又因酗酒而面臨崩潰,這個簡單的實驗對她而言已是莫大救贖。

  不消費一年,說難不難說易不易,那麼亂消費又如何呢?去年一部賣座電影叫《西虹市首富》,遠房親戚留下巨額遺產,男主角要一個月內花光十億元,才能拿到全額三百億的錢。

  花錢很簡單,但遺囑要求要花得乾乾淨淨,不留任何資產,這就不太容易了。男主角拼命買服務,投廣告,燒煙花,奢華也就算了,消耗才真叫人心痛。為了不留資產,他的各種生活所需只租不買,然後胡亂投資希望賠錢,結果又意外地賺了⋯⋯

  一般人只能實驗不消費,沒能力體會亂消費,但兩種方式其實殊歸同途。如果你不擁有物質,金錢只是一堆數字,生命還剩下什麼呢?

譚紀豪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