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指——我要準時下班

  朋友推薦,說最近有部日劇很有意思,叫《我要準時下班》,對上班族來說,單聽劇名就很有吸引力。準時放工,本來是打工仔基本權利,不知從甚麼時候開始,卻變得奢侈了。

  香港人出名拼搏,在經濟起飛的七、八十年代,獅子山下都相信白手可以興家,或至少是一分耕耘一分收穫。「日日做到冇停手」,以前的廣告歌也這樣唱,只要能讓家人改善生活,再辛苦也值得。今天的年輕人日日加班,為的又是甚麼呢?在階級金字塔力爭上游?還是那卑微又遙遙無期的置業夢?

  《我要準時下班》的女主角初出茅廬時,為搏升職也做過「社畜」,經常加班,生病也不請假,最終疲勞過度在樓梯暈倒摔了下來。從昏迷中醒過來,她決定改變自己可悲的生活,找一份能準時下班的工作。

  好不容易找到這樣的一家公司,她努力提高工作效率,每日準時下班,卻被同事排擠,批評她懶惰,全公司都加班她卻先走⋯⋯

  日本和香港以外,內地大城市也是加班成狂,偶然更會聽到「加班時猝死」的新聞。最近有個「潮語」引起好大共鳴,叫「996」,就是朝九晚九,一周六天工作的意思。如果你以為「996」已經很殘酷,那就大錯特錯了。

  科網公司集中地,北京西二旗是個不夜城,好多人凌晨三四點才下班,住得遠的索性就在公司過夜。據說有公司推出租金補貼計劃,鼓勵員工在公司三公里範圍內租樓,這無疑是令加班「常規化」。

  人在職場,有時也身不由己。但如果有選擇,你願意放棄升職加薪,換每晚的自由,以及和家人朋友相處的時間嗎?

譚紀豪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