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指——聖母院的管風琴

  巴黎聖母院大火至今已超過一個月,一張為重建籌款的唱片最近推出,這不是流行巨星大合唱,而是一張宗教音樂的雜錦碟,並包括多首用聖母院的管風琴演奏的作品。

  火災期間,全球關注教堂建築結構,以及其收藏的文物有沒有損毁,我卻在打探管風琴的情況,大火的高溫和撲救時的水,都可以對管風琴造成極大傷害,但新聞卻沒有相關的報道。

  兩日之後,管風琴演奏家Olivier Latry在社交媒體上報喜,說聖母院的管風琴奇蹟般逃過了一劫,只是「很多灰」而已。很難想像在高溫之下這琴居然無恙,不過Latry的話絕對可信,因為那是「他的」樂器,自八十年代起他就是巴黎聖母院的管風琴師,已和這琴度過了三十幾年的日日夜夜。他幾年前有一張碟,叫《巴黎聖母院的午夜》,因為必須要在沒遊客,少交通的凌晨,才能在教堂裏錄音。

  管風琴體積龐大,要根據教堂本身的聲效來建造,所以教堂愈大琴也就愈大。巴黎聖母院的管風琴,是全球最大之一,有五排琴鍵和八千幾條音管。聖母院建成之初只有風琴,到十五世紀初才造了第一個管風琴,歷年翻修,至今仍保留了部份最古老的音管。這琴上一次大修在一百五十年前,當時法國著名管風琴製琴師Aristide Cavaillé-Coll在製琴技術上有很大突破,聖母院便請他來改良舊琴,大修後的琴規模更大,聲音的動態也更寬了。

  我聽過不少這管風琴的錄音,除了Latry還有他的前任Pierre Cochereau,卻從未有機會聽過現場演奏。慶幸此琴未被火噬。

譚紀豪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