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指——北遊記

  喜歡長跑的人,應該都知道耐力跑手白斌的名字。他是那種只要參加了某一個極限比賽,其他選手只能爭第二的人物。當然他也有滑鐵盧之役,試過跑錯路線而飲恨,結果他翌年參加同一比賽,毫無懸念地奪冠。

  去年元宵節,他開始了一項耐力跑創舉——從南極跑到北極。從南極中國長城站到北冰洋,全程二萬四千公里,相等於五百七十個馬拉松。白斌和同行團隊的目標是三百日跑畢全程,最後因路上各種變數,用了四百三十三天才到達終點北冰洋。

  這是個跑壇盛事,出發前有發佈會,沿途受跑友高度關注,極盡榮耀。他五月中回國,更多路上的經歷低調曝光。多數人只見到月亮發光的一面,卻對背向太陽的那邊一無所知。

  進了三次醫院,四次腿傷,這些已是小事。墨西哥遭綁架,歷險三小時後綁匪意外放人;沒有導遊願意帶他們穿越哥倫比亞與巴拿馬交界處一個三不管地帶,逼於無奈以橡皮艇代步,在海上漂流了九日;旅程延誤而嚴重超支,幾番掙扎才再籌了七十萬人民幣繼續上路。

  這些困難不止是白斌要面對,整個團隊承受很大壓力,並多次想放棄,「只要能活着回去就行」,這是他們的最低要求。出發時是個九人團隊,最後陪着白斌跑到北極的只有策劃人李鎮宇一個人。回國後沒有人願意提成員離隊的事,卻任何人都能想像有多少爭吵、不信任、背叛⋯⋯蘭因絮果,原來也可以形容一個團隊的聚散。davetam13@hotmail.com

譚紀豪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