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指——萬能Key

  截稿前幾小時,我還在考慮,要不要請編輯開個天窗,只放「痛心疾首」四個字。作為專欄作者,我沒權力去做這種出位行徑,但我想,如果真做了,讀者會有甚麼反應呢?

  三十年前,北京頒佈戒嚴令,香港《文匯報》社論開天窗以「痛心疾首」四個字來回應。當年讀者對這四個字的理解是一面倒的,但放在今天,卻是「一個成語,各自表述」,政府、警察、示威者和意見不同的市民都說「痛心」。

  「特首媽媽」心疼她的「孩子」;警察痛心同袍被「暴民」所傷;示威者心痛政府執意「賣港」;支持修例的市民痛心年輕人「被利用」;反修例的心疼政府「鎮壓」人民。一句「痛心疾首」,是「萬能key」。

  另一萬用關鍵詞是「愛港」。「媽媽」聲淚俱下的說她愛港,做任何事都是為了愛她的「孩子」;支持政府和警察的人也常以「愛港」為口號,以對比另一些人「亂港」;被稱為反對派的人也愛港,因為愛惜香港,才「反修例」「反明日大嶼」「反高鐵撥款」「反國教」「反廿三條」。

  愛是人類最高貴情操,「愛港」這主題無懈可擊,而且愛有千萬種演繹方式,「為了愛你,我才以死相逼」,「媽打你,也是因為愛你」,只要打出「愛」這個旗號,做甚麼都合情理。

  既然社會上充滿愛,又為何痛心呢?我想起一個故事,兩個母親爭奪一個孩子,所羅門王建議把孩子切成兩半分給她們,誰不忍心,就是孩子的母親。

  香港快被切開了,誰忍心?

譚紀豪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