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指——減 廢

  昨日和一個上海朋友聊天,他說最近看到甚麼都覺得是垃圾。這並非因為他個性叛逆或品味超然,而是上海市政府最近推行垃圾分類措施,實施四個月之後,將於七月一日加強執法力度,違規者最高可處以五十萬元罰款。為免被罰,最近全市都在交流垃圾分類知識。「用完的牙膏可不可以回收?」「嬰兒尿片怎麼分類?」這些都是上海市民近日聊的家常。

  上海市的垃圾分類法並非只針對可循環回收物料,按相關規定,垃圾分成四類:可回收物、有害垃圾、濕垃圾和乾垃圾。日常處理垃圾,最難分類的其實是後三類。

  乾電池和溫度計因為含化學物質,所以是有害垃圾,但用過的螢光棒卻是乾垃圾。濕垃圾泛指廚餘,並不一定帶水,譬如花生殼亦算濕垃圾。乾垃圾的官方定義,是指以上三種以外的其他垃圾,帶有水份的嬰兒尿片其實屬於乾垃圾。

  有人批評政策擾民,當局應「源頭減廢」,卻不明白自己就是源頭。其實回收和分類複雜,人怕麻煩,自然就製造少一點垃圾。一杯未飲完的珍珠奶茶,就可分為可回收物和乾濕垃圾三部份,據說最近幾個月的上海,連叫外賣的人都少了。

  我想起三年前香港曾推「細口」垃圾桶,望市民少製造垃圾,未見成效,然後就不了了之。後來又出現過「廢紙圍城」,忽然全香港意識到「執紙皮」長者的貢獻。說了多年垃圾徵費聽說明年才有望推行,且看這次有多大決心。

davetam13@hotmail.com

譚紀豪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