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指——焉知非福

  四年一度的柴可夫斯基比賽結束,各個獎項塵埃落定,今晚他們將從莫斯科移師聖彼得堡舉行閉幕音樂會。

  近年有網絡直播,樂迷可以緊貼各大音樂比賽賽程,這對推廣當然甚好,卻同時增加了參賽者的壓力,在百萬觀眾前失準,足以喪盡千年道行。

  全球直播,亦意味着比賽消息能迅速通過網絡傳播。只是「好事不出門,醜事傳千里」,傳得最快的通常都不是好事。任何比賽過後總會有傳言,冠軍得主是某某評委的學生,或者扯出一連串裙帶關係。本屆柴可夫斯基小提琴比賽的冠軍Sergei Dogadin就被如此質疑,而且他早有前科,之前在幾項比賽中奪魁,他老師Boris Kushnir都坐在評判席上。

  但今屆柴賽更大的「醜聞」,發生在鋼琴比賽一個中國選手身上。二十歲的安天旭在第一輪就開始被看好,有望為中國拿到好成績。他決賽的曲目包括兩首與樂團合作的大型作品,事前與主辦單位溝通過,先彈柴可夫斯基。豈知大會出錯,說俄語的報幕員和樂隊指揮都以為他先奏拉赫曼尼諾夫。結果安天旭在毫無心理準備的情況下,樂團奏出另一首作品,面上充滿錯愕的他,僅幾個小節就反應過來開始演奏,但這意外已足以影響發揮。

  大會翌日發了聲明承認錯誤,並讓選手選擇是否在仍未結束的決賽賽程中再彈一次,安天旭放棄行使這權利,最終以最低名次最高人氣結束這場比賽。大會還畫蛇添足,給頒發了一個莫名其妙的「勇氣與克制獎」,其實他因這次意外而獲得的知名度,才更有可能變成他出道的契機。

譚紀豪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