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指——乾隆皇帝不知道的未來

  最近看了幾本歷史書,剛讀完張宏杰的《飢餓的盛世》,裏面有很大篇幅提到滿清政府和英國的瓜葛,這段歷史關係到香港,以前看過無數次,今次讀來感受更深。

  乾隆皇帝首次和「英吉利人」打交道,是一個英國商人告御狀,抱怨在廣州的營商環境,海關敲詐勒索,「十三行」拖欠商款等。皇帝雖懲處了貪腐,卻指英商勾結奸民,把他圈禁在澳門三年,再逐出境。

  三十幾年後,英國使節以祝壽名義來訪,乾隆已八十二歲。翻譯人員把英國人不卑不亢的信件,譯成阿諛奉承的恭順言詞,清廷自詡天朝盛世,四夷賓服,慣性把任何國家當成藩屬,卻不知英國早已超越荷蘭和西葡,成為一方霸主。

  英使因為不願意行三跪九叩禮,弄得有點僵,最後乾隆讓步,准他以單膝下跪為禮,心裏已很不高興。豈知英國人並非真心賀壽,而是以平等姿態來談貿易的,老皇帝駁回英使全部建議,包括劃出一小島供英國商人居住這一條。

  乾隆再精明,也想不到他人生中如此「微不足道」的兩件事,會埋下了鴉片戰爭的伏線,而他孫子道光皇帝的政府在五十年後的《南京條約》中,答應了他當年拒絕的所有要求,包括割讓香港島。

  如果說香港近二百年的命運,起源於乾隆皇帝的傲慢,似乎以偏概全了。英國人的野心,滿清政府積弱也是鴉片戰爭的起因。只是有些事情,牽一髮而動全身。

  一個不經意的決定,可能從此改變了命運。人生如是,歷史亦如此。

譚紀豪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