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指——愛錢,也愛自由

  美國卡通《衰仔樂園》出名搗蛋,上星期播出的一集〈Band in China〉涉及政治敏感題材,被中國全面封殺。前幾天他們發了一份道歉聲明,毫無誠意但啜核扺死。

  聲明中衰仔們說:「我們同樣愛錢多於自由和民主。」這裏面的「同樣」,似是指他們上一句提到的NBA,也可以理解成任何屈服於龐大中國市場的個人或企業,譬如之前得罪了中國,很不情願卻還是出來道了幾次歉的D&G。

  做生意要面面俱圓,對客戶忍氣吞聲,這是常識。認句低威就能換來一紙合同,對生意人來說應該是驕傲而不是恥辱。如果你是「衰仔樂園」,在中國市場的潛力不是特別大,倒是可以肆無忌憚,甚至還加強壞孩子的形象,除笨有精。這招「棄車保帥」,說穿了也是為了生意,不過市場不在中國而已。

  同一時間,NBA總裁給中國的聲明語調不卑不亢,但「衰仔」覺得他下跪,諷刺他「歡迎中國式審查」。另一邊廂,中國人民又不買他的賬,中央電視台以「任何挑戰國家主權和社會穩定的言論,不屬於言論自由的範疇」反駁他。

  如果進中國的外企都要放下身段,「愛錢多於自由」才能賺到人民幣,那是在說明中國人不愛自由嗎?當然不是。民初的左翼作家殷夫曾翻譯匈牙利詩作《自由》:「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這詩在華人世界廣為流傳,很多人還以為是中國詩歌。只可惜詩裏沒提到錢,若為金錢故,可以拋棄自由嗎?還是有人覺得,金錢能買到自由?

譚紀豪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