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三角樓市觀望——成功須苦幹

  上周三施永青在媒體刊登一篇題為《為香港的下一代擔心》的文章,當日很多朋友轉發分享,並有很多評論。

  內容主要提及他有一位做投行的朋友,想為一位將會被淘汰的勤奮香港年輕實習生謀求出路。

  施生的朋友說,他並非說做投行就高人一等,但金融業始終是香港基石,怎也不想看到在香港基石行業裏工作的,大部份都不是香港人,但這個趨勢已十分明顯。希望施先生的企業能夠收留,結果是該實習生不願做地產代理,做投行的人又怎會去選擇做地產代理呢?

  筆者也是在施永青的企業出身,然後在上市內房任職到最後自己創業,中間經過太多失敗與挫折。香港的社會經濟既然可以由英資變成到外資、華資主導,為甚麼就不可以變成中資主導呢?

  轉變是無法抗拒的,在中環交易廣場上班,在國金午餐,眼見都是操普通話的內地年輕人和外國人。

  現在我們的行業,亦開始有愈來愈多內地資金,在香港成立公司準備大展拳腳。

  筆者還在內房任職時,內地同事願意將今日的事今日完成,哪怕加班到凌晨,所以一般一位大學畢業的實習生,三年左右基本有30萬元人民幣年薪,用五年時間可當主管級別,一般30歲前就是中級管理層,大概年薪50至70萬元人民幣。

  現在一般的內房營銷總監,都是35歲左右就已經逾百萬年薪了。但中間的過程並不止是加班就可以,還有高壓力、高執行力的非人生活。

  當高增長經濟下,自然有高增長行業衍生,如投行、金融、地產、科技及專業顧問,競爭都非常激烈,不進則退然後被淘汰,如果香港的年輕人,只希望標準工時立法,輕輕鬆鬆等收工,靠政府幫你安居樂業,那麼整體香港人將很難保住現有生活質素了。

大灣區樓市評論人

鄭偉舜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