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三角樓市觀望——懷念董伯伯

  香港九七回歸,首任特首董建華是有心人,我們卻視作「老懵董」,為何?我們仔細想一吓,香港的黃金時代是甚麼時間?就是1949至1999年的50年。在這50年間,香港是中國的唯一對外窗口,亦是「製造業中心」,又是「轉口貿易中心」,更是「金融中心」!

  香港的黃金50年,是中國封閉落後的50年。內地的跌宕史,正正就是香港的發跡史。但內地全面推進改革開放後,原有的世界秩序瞬間被摧毀。製造業先從香港跑到內地、人力、管理、稅費等各項成本更低的廣東、福建。轉口貿易緊隨其後。中國加入WTO,上海、寧波、天津、廣州及大連等大型港口集體發力,全球貨櫃直接在內地靠岸。再然後就是金融中心。

  香港的金融業崛起,背靠的是物流中心,是轉口貿易,是龐大的中國市場唯一出口。如今物流中心分散,轉口貿易轉移了,上海自貿區也出現了。

  香港不是沒有機會,而是錯過太多機會。千禧年交接,在製造業、轉口貿易出現轉移傾向時,香港曾提出若干個轉型計劃。1999年,董建華擬定「數碼港」計劃,要發展互聯網科技。我們站在那個時空,Google也就剛在加州的私家車庫裏誕生,遠沒上市;facebook在哪兒還不知道;內地的阿里、騰訊還都是10人的小團夥;當時的香港,軟件、技術、人才、資本,哪個方面不是遙遙領先?

  結果互聯網沒做起來,數碼港被搞成房地產開發。後來董先生又提出「矽港」計劃。台積電出來的張汝京想在香港搞晶片製造。結果上海把張汝京接走,在上海搞了個中芯國際。現在是中國最大、世界第四的晶片製造商。

  再後來董再次提出「中藥港」計劃,因為香港既有積澱深厚的科研體系,還有龐大的生物科研人員,最重要的還有全世界都認可的質檢體系。但是因為資本短視,又沒行動起來。結果,一河之隔的深圳出現華大基因,又成為全球一流的基因、生物科研企業。在1999到2005年間,如果香港抓住這三次機會,香港就是亞洲互聯網中心、晶片製造中心及生物科研中心了。

大灣區樓市評論人

鄭偉舜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