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屬專欄:
其他專欄
專欄名稱:
亨利隨筆
作者:
亨利

坊間有不少隱世賭馬高手,他們的揀馬水準與分析能力,許多都勝過專業評馬人,因此小弟從來不敢囂張,無論在報章撰文或鏡頭前講馬,即使心水推介如願跑出,也絕無事後牙擦一番。因為本身賭馬多年,明白派彩才是我的目標,況且做人處事低調一點,當遇上失意時候,旁人亦不好意思落井下石。評馬人與馬迷的唯一分別,在於前者要向公眾交代,所以言論必須謹慎,提供的心水...

詳細

無論是血統研究、晨課觀操、數據分析或影片重溫,皆有助我們判斷馬匹的爭勝機會,但任何功課都有一大不足,就是無法確定該駒會否「今鋪郁手」。所以刨馬去到終極,「陰謀論」是不可或缺一環。陰謀論予人感覺低檔,乃不學無術的刨馬方法,然而筆者對此很是推崇,因為陰謀論有助縮窄揀馬範圍,甚至能選出唯一投注對象。以筆者為例,當每次睇完各駒的影片,都會頓感頭痕...

詳細

一連幾周,本欄簡單介紹了一些睇片要訣,在眾多事項當中,小弟刨馬偏重「比較」這環節。雖然研究賽事步速與場地偏差,有助預測馬匹下仗的表現,但即使蝕盡步速或走不利場地,卻不代表該駒接戰能提升名次。反而與同場已再出的對手作比較,藉此衡量馬匹實力,相對較為可靠。某場賽事的參戰馬,倘隨後再出多有佳作,我們可視之為Key Race,以出自Key Rac...

詳細

馬匹的勝負距離純粹紙上賽績,並非走勢接近便代表好,包尾大幡就等於差,我們應要藉賽事步速、場地偏差,以及沿途走位,從而判斷出馬匹的水準高低。除了以上種種,筆者亦依賴「比較」這方法發掘寶藏。每次睇片,我們除了留意目標馬,同時要觀察對手的走勢,而觀察對象是已再出的馬匹。既然我們已知對手的再出的成績,故無論牠們接戰表現如何,對於研究目標馬都具指標...

詳細

有些人會依靠「眼感」來判斷馬匹表現的好與壞,舉個例子,某駒轉彎時望空走三疊,直路再移出十疊衝刺,倘蝕盡腳程仍後追接近,便會視之為高水準,結論是再出值得捧場!當然,小弟不排除該駒接戰真能收復失地,但若單憑「走蝕位」與「後勁凌厲」這兩點便給予好評,理由未免太片面。首先,我們應留意該場賽事的步速快慢,以田草千四米為例,若早段步速較標準時間慢了零...

詳細

對於那些每次投注一百幾十的馬迷,奉勸你切勿花精神逐場賽事研究,皆因刨馬耗費太多時間,與其場場刨個半桶水,不如專心鑽研認為禾雀亂飛的場合,將有助提高勝算。每次刨馬,小弟習慣翻看各駒近兩仗的賽事影片,先睇前仗,再睇上仗,此舉旨在觀察該駒的狀態變化。至於如何分辨馬匹狀態上落,若是前置型馬,我們要特別留意其出閘反應,落腳比前迅速,還是變得遲鈍?同...

詳細

記得求學時期,老師經常訓示「返屋企要馬上溫習」,因為白天在課堂所學,只要當晚花點時間複習一遍,書本知識很容易便記入腦,學習效果事半功倍。其實套入賽馬也是一樣,小弟建議大家在每個賽日完結後,當晚立刻將賽事影片翻看再翻看,並有幾件事情必須要做。首先,要記下每匹馬的走位疊數,由對面直路、入彎、出彎、直路初,乃至衝線一刻的疊數都要記錄,此舉在於令...

詳細

每次打開新一期的排位表,看着十場賽事逾百匹參戰馬,許多馬迷都會大感茫然,一再翻閱各駒紙上賽績,眼光光左思右想,睇足幾個小時,結論總是「毫無頭緒」四隻字。小弟也曾經歷這段困惑期,故深切明白眾人的苦惱,自問刨馬有心有力,弊在不知從何入手。說實在話,刨馬是有一套可行方法的,翻睇賽事影片乃基本動作,問題只是你願不願意去做。過往不少朋友問我如何刨馬...

詳細

日前與朋友討論關於「講馬佬」的問題,究竟講馬佬應叫作「馬評人」,抑或「評馬人」?小弟認為是馬評人,友人堅持是評馬人才對。他解釋,「馬評人」一詞從字面理解,帶有「馬」評論「人」的意思。畜牲評論人類?簡直匪夷所思!反而「評馬人」解作「評論馬匹的人」,說法合情合理。小弟不懂語理,只知凡事最緊要符合世情。所謂世情,就是既然講股票的人叫「股評人」、...

詳細

今季有不少馬匹曾造出驚人段速,足令大部份深信分段時間的馬迷跌入陷阱。近期較典型的例子計有︰「一定賺」負於「神威敖翔」一役,前駒頭三段走二疊以超高速搶前,竟可堅持到尾入Q;「勇晉神駒」今季唯一頭馬,段段快跟至直路再將對手彈甩,恍如大超班貨色。「勁精神」就更令人難忘,前仗跑泥地一哩亡命狂放,頭三段時間較標準快近兩秒,結果拼入第二,而同場後追大...

詳細

有人認為隔晚賠率毫無參考價值,原因是獨贏彩池得一百幾十萬,大戶「真錢」還未到,其時的賠率僅反映散戶取向,故可信性甚低。但事實上,隔晚賠率具備啟示作用,尤其當馬匹票數異常偏熱,我們便要留神。以初三賽事為例,第七場「龍船鼓響」隔晚一度是十幾廿蚊頂頭大熱,雖說牠上仗追勢極具瞄頭,而相近對手再出亦多有佳作,賽事水準有指標價值,但本身久休兩個多月,...

詳細

熱門:葉Sir食經 Executive日記 巴士的點評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