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人熱事——蘇黎世直擊 夢斷城西勢續歌舞熱

        近期《星聲夢裡人》紅遍全城,證明好的歌舞片、音樂劇,從來不愁沒有觀眾,而百老滙傳奇音樂劇、從幫派對峙到「羅密歐與茱麗葉」故事的《夢斷城西》,亦於5月來港,屆時或再掀音樂劇熱潮。筆者早前飛到不時飄着皚皚白雪的瑞士蘇黎世,在外形獨特的Theater 11 Zürich,先睹為快,還踏進後台,訪問演員、駐團導演等台前幕後,把第一手資訊帶給讀者。

另一番體驗

  《夢斷城西》(《West Side Story》)於1957年首次躍上百老滙舞台,儘管沒有天旋地轉、變化多端的舞台設計,但憑藉揮灑青春熱情汗水的舞步、峰迴路轉的劇情,以及縈繞人心的音樂,紅足六十年,除了歷年來多個舞台版本,還早於1961年拍成改編電影,成功拿下各個電影獎項。筆者知道有機會率先欣賞這套著名音樂劇,未出發先興奮,而蘇黎世的Theater 11 Zürich外觀線條獨特,加上白雪鋪滿屋頂地面,的確叫筆者另有一番觀劇體驗。

  不過,無論室外有多冷,都給劇中那班年輕男女舞者演員的熱情融化了,筆者一開始就被開場那段舞蹈式打鬥場面吸引住了,及後男主角遇上100%的女孩的愛情故事也動人,結局更是意想不及(恕不劇透),而故事裏探討的青年問題、文化差異、種族矛盾等等,亦值得細嚼,其實這些社會問題,不止那個年代的紐約,而是各時各地都持續發生,令現代觀眾亦能看出共鳴。

追逐所渴望的

  飾演紐約本土幫The Jets一派Tony一角的Kevin Hack,高大威猛,在台上能歌擅演,原來他十七歲才正式受教於當音樂教師的朋友兄長,然後在一次中學音樂劇試鏡中脫穎而出,「一試就愛上。」他笑說《夢斷城西》是他最早看到的音樂劇,「當時我讀中學七年級,看後覺得很酷。」他形容Tony可說是那種年紀的典型男生,都想成為成年人,當找到一些值得深愛的人和事,便會不顧一切投入其中,他甚至覺得自己跟Tony幾乎是同一類人,年輕時也會聯朋結黨,「我也一直追逐我所渴望的。」他最愛劇中Tony偷偷跑到敵對幫派The Sharks首領Bernardo妹妹Maria住處談談情的一幕,還有名曲《Tonight》、《Somewhere》等等。跟Kevin一樣,演出女主角Maria的Jenna Burns,都是去年10月才加入這個團隊。 「我就是聽着《夢斷城西》Soundtrack、看着電影長大的!」 Jenna成長於一個音樂世家,爸爸是音樂人,Jenna也懂基礎鋼琴,「但歌聲才是我的最佳樂器。」在劇中Maria是來自波多黎各的新移民,操着濃重口音的英語,跟台下的Jenna說話判若兩人,想必她一定下過一番苦功,「我有朋友的家庭成員,來自西班牙語國家,我也有方言教師,綵排過後總會給我指導一下。」她最愛《I Feel Pretty》,因她在這一幕玩得特別過癮。

文化衝突仍發生

  《夢斷城西》自有轉折位,一聲突如其來的槍響,把故事的氣氛和節奏都改變了,結局叫人難忘。筆者跟駐團導演,也在劇中客串的Eric Rolland,說出感受,他說話時連呼吸也顯得沉重:「即使結局有多悲劇性,但願觀眾也能感受到隱藏其中的希望。」Eric於2013年加入製作團隊,最初是演員,約一年後當上駐團導演,「對我來說是莫大榮譽。」他說《夢斷城西》是一齣優秀的作品,台前幕後都在努力維持每晚演出一致。「我們就像一個大家庭,互相碰撞化學作用。」這個六十年來一直長青發亮的舞台製作,成功之道是甚麼?Eric坦言故事元素很有世界性──至死不渝的愛情,還有文化差異與衝突,「今天美國,文化衝突仍然在發生!」非美國觀眾如香港觀眾,看劇時會有不同感受嗎?他搖搖頭。「這個故事真的很世界性,觀眾定能把自己投射到劇中。」而最重要的訊息是:「愛,始終是我們能夠選擇的。」

  從沒踏足過香港甚至亞洲的Eric,十分期待5月來港時,感受到香港的城市氣氛,也希望這套劇作獲本地觀眾欣賞。

文:黃子翔(蘇黎世)

圖:黃子翔(蘇黎世)、

Lunchbox Theatrical Productions、Johan Persson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