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人熱事——港辦個展 任哲雕刻精神房子

        內地雕塑家任哲近日來港舉行展覽《罡》,於中環交易廣場展示十八件雕塑作品。日前相約訪問,展場站台一角,坐着一個沉寂男子,他不張望,靜默沉思,介紹後方知他正是任哲。展名「罡」為古星之名,任哲解釋,那是有關正心、正行、正念、正言,他希望以作品傳遞正能量。

託物言志  

  任哲作品以人物雕塑為主,是次由置地公司贊助的個人雕塑展《罡》,展品大部份是赤身的魁梧大漢,金屬的光暈使拋光的身體肌理更為突出。「人是萬物之靈,人體也是最美的,赤裸能呈現更明確純粹的狀態。」他將雕塑比喻成房子,「雕塑像精神的房子,我們的房子是住人的,我做了這麼一個房子是住精神的,它是精神的容器。當它好看,美麗的精神才願意住進去。」

  這些武士造型的雕塑,服飾從前漢時期元素提取,任哲認為那大抵是中華民族整體的民族氣質成形的時代。然而,在表達形式上,相對中國傳統佛像的五、六頭身,他卻採西方現代的處理手法,銳意將中與西、傳統與現代的元素打破,「人體其實是一種載體,呈現我喜歡的英雄武士精神──特別是他們面對困難和挫折時的不屈不撓,做事情勇往直前,果斷堅決,自強不息的狀態。」

  處身小時代,他倒認為行行出英雄,「最重要是超越自己的過程吧,每個人都可以將英雄精神放諸生活日常。」而他默默在做的,就是把居住精神的家園塑造好,「作品包含了我許多個人的想法,像託物言志,希望給觀者帶來潛移默化的影響。」他的雕塑,武士們的神態堅定,而姿勢曖昧不明,任哲稱這些非常規的姿態乃是他故意捕捉運動之間的過程,凝定在過程的瞬間,「是一種永恆存在的精神凝固。」

嚮往心靈自由

  任哲喜歡雕塑,因為立體直觀的形象比平面視覺給他更巨大的衝擊和震撼。將構想呈現於現實的三維空間,雕塑的限制在於力學的考慮, 「一件作品,肯定有它無法實現的空間。從不實現的空間,能同時看見它能實現的,因為有非動就有動。」任哲的話充滿哲思。

  自小喜歡畫畫和揑橡皮泥,「我小時候已覺得,如果長大以後能夠背着畫板到全世界去走就好了,想往哪兒就停下來畫東西,很嚮往這種自由。」如今實現了夢想,經常游走於各地美術館之間,雖然創作媒介所限,不能隨處創作,他卻自言獲得心靈的自由。

  「藝術對我來說已經變成了生活的一部份,我沒有把它當成一種職業,沒有感覺自己要上班,下班後還有其他生活。」如是,他創作時心裏是平靜的,就如平淡面對生活日常。他將作品看成獨立的生命,「每一件作品都是獨立的個體,都有自己的世界,像人一樣,我做的只是把它們生下來。它擺在某人家,這個人會跟它產生新的故事,發展新的關係。」訪問過後,我們緩步走到每件雕塑前,站到自己喜歡的角度靜觀,從自身出發,看出了不同的世界。

文:Karen

圖:蔡建新、受訪者提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