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問101——鬱出心病

  早前一宗女兒弒父母再自殺的案件震驚全港,女兒因患濕疹而深受困擾,縱然她的行徑實屬過激,然而不少長期病患其實深陷在痛苦中。以皮膚病為例,治療所花的時間與金錢是以年計算的,然而在公營醫療中,只得衛生署有三十六名皮膚科專科醫生,輪候時間甚長,亦非人人有能力負擔私家醫生費用,因此而延醫或使病情惡化的個案,比比皆是。

  早前筆者於某講座中提到,中風、腦部受損疾病,可令言語、吞嚥、認知、記憶等能力受損,然而因為政府支援及醫療政策明顯不足,令病人無法獲得適切服務。患者如有言語與吞嚥問題,大多數以處理後者為先,但無法說話令患者與照顧者皆受苦——常人不懂與言障者溝通,患者家屬亦因怕被取笑,或不耐煩,而代患者說話,種種情況亦可導致患者自卑,情緒低落。至於已插鼻胃喉的患者,亦難再次拔喉來正常進食,因此由患者到照顧者,都萌生消極或絕望的想法, 相同的情況在對於認知功能及記憶力受損的患者來說,處境亦是相若。

  長期病患者在接受治療後,還有漫漫的復康長路,期間要接受後遺症折磨,確是有人因此而做傻事,縱然個案並非那麼多,不過因病而自暴自棄、信心盡失而致隱藏自己,與家人關係不睦則是屢見不鮮,其實可能已是患情緒病的特徵,須接受看精神科醫生或心理學家幫助。若然病友與家屬都諱疾忌醫,或不想用藥,反而形成惡性趨向。

  莫讓情緒病擊倒自己,建議應遵守醫生指示,接受治療,同時亦可參加所屬病類的自助組織,認識更多成功例子,能夠勉勵自己勇於面對前路。本港專職醫療人手不足是不爭的事實,深盼政府能加強支援公營醫療現實所需,關注長期病患者的復康權利和尊嚴,強化基層醫療服務,則乃社稷患者和照顧者之幸!

香港病人組織聯盟主席袁少林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