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問101——長期病患 鬱結如何解

  周日有幾宗墮樓事件,包括歌手盧凱彤,據知她有多年鬱躁症,曾經康復,至於墜樓原因為何,只有當事人才知。筆者於二十多年前遭受嚴重腦創,雖是生理病,但我跟許多病友一樣,精神飽受煎熬;因此別人選擇做傻事時,筆者理解總有其原因。

  腦創初期,筆者只能以輪椅、扶行架及依賴柺杖走路。但只要細心察看,便會發現我走路時因小腦受創影響平衡,常有不自控的搖擺。另外,頭部上下左右郁動時,便會暈眩,辛苦不堪。夜深人靜時,要是暈眩侵襲,天旋地轉,伴隨嘔吐,箇中的感受真的是無語問蒼天,二十多年來皆是如此。

  此外,二十四小時無休止的腦頸疼痛,針藥也無效,又是另一層折磨。基於暈痛的症狀從不停歇,因此沮喪、哀愁的想法不免出現。然而,在病人組織中,大家都視我為強人,而且已習以為常,從而就沒人發現我的情緒和灰心了。

  從小於徙置區困境中長大的我,少年喪母,中途輟學,但因當時低下層市民互助的氣氛濃烈,抗逆能力便是當時練成。

  筆者發病後我很幸運,遇上一位有心的醫生,他問我,是否很多想法?我因新病不久,只能斷斷續續回答,說有想法亦很正常。「我明白你,我接觸很多像你的病人。你把自己交給我們吧,康復成功的例子很多,我們會陪伴你。」其實醫生沒有給我承諾,但他讓我有了希望,猶如在死水中投石,激起漣漪。

  康復期間,我很渴望有人跟我聊天,感受更多的關懷。我寫下了座右銘-「積極砥礪我自昂首闊步 復康路上無視荊棘滿途」,並且立志之後許身志願工作,廣結同路人發揮朋輩精神,將這份同理心轉交出去,多聆聽病友們的感受,讓他們敞開心窗,病友與身邊人都需要吐出心聲,彼此支持,才可共同走人生這條路。

香港病人組織聯盟及

香港中文大學藥劑學院25周年

藥物安全專題系列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