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問101——靠自己紓緩痛楚

  很多慢性病患者承受長期痛楚,除了求醫接受治療,還要憑藉意志力或其他方法強忍,甚至在無助下,四出尋找一些土法寄望盡快尋求減痛。

  筆者是長期疼痛患者,對此感受甚深。由手術後至今,痛楚未退,已達二十多年。夜深人靜,特別痛,能夠整夜安睡是奢侈的一回事。疼痛難以言傳,別人無法體會。在疼痛初期,家人及朋友都為筆者難過,安慰與鼓勵的說話較多。

  但日子一久,旁人奇怪,為何筆者仍是一臉痛苦與惆悵?也有患者痛得絲絲細吟,神態自然不會開懷,也有使人大惑不解。熟人看得多了,難免認為病人很頹喪,甚至批評意志力薄弱,只因他們看輕了疼痛的威力。

  痛楚對健康帶來直接影響;痛覺神經細胞常受刺激,可以消磨體力,導致身體孱弱。另外,情緒也無法放鬆,使人看來變得消沉及蒼老。曾有拍檔說我是「年齡六十六,長相七十六,行動八十六(歲)」,這是長期疼痛的後遺了。筆者的心得是,除了藉醫學方法減痛,自己也可做多一點點,例如多想好人好事、美人美事、妙人妙事,把自己幻化成其中,可助減輕心理痛楚。此外,生活中要有專注的事物,簡單如跟人傾談,也有緩痛作用。

  讓生活充滿意義,是止痛良方。筆者跟朋友或其他病友傾談時,如發現對方沒神沒氣,兩日後便再致電問候,對方總是給予感激的語氣,對筆者來說是一大鼓勵,可轉移痛覺。當然,拓闊社交圈子,多參與集體活動,也可避免只將感覺專注在痛楚上。與有相似感受的同路人分享經歷,也能較易渡過難關。

  我們無法量度疼痛,但要相信這個感覺是真實的,接受事實後,學習如何紓緩、減壓,才能成功轉移痛楚。每個患者尋找緩痛之方也不同,但最重要是,別把自己定位在「永遠痛楚」之上,這才能改變身體感受。

香港病人組織聯盟主席袁少林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