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問101——缺少醫生 誰是輸家

  醫委會全數否決四個放寬海外專科醫生實習期的議案,一石激起千層浪,不同持份團體紛紛表態。本地醫療問題水深火熱,人所皆知,增加醫生人手雖非治本之計,但起碼能緩減長久的輪候新症及治療時間,故此所有議案遭反對,確實令病人失望。

  公營醫療制度超負荷,一大原因是病人數目太多、醫護人員及各種資源不足,在供求嚴重失衡下,即使添加海外醫生,未必可應付持續增長的病人數目之餘,他們又是否能夠承受巨大的工作壓力?可能最終在約滿期後,這批醫生始終都會流入私營市場。儘管預計到若干問題出現,但既然解決公營醫療問題非一朝一夕所能做到,其間引入外援亦是無可厚非。

  四個方案中,最為人接受的一個,是海外專科醫生考獲執業試後,曾在醫管局、衞生署或兩所大學醫學院儲足三年經驗,便可免去實習期,可惜票數是14:15,以一票之差受到否決。

  事前,病人組織、業內界別及醫委會的表態是,認同海外醫生只要考獲資格試,服務足夠三年,便可註冊,但最後有人出爾反爾,導致投票結果出人意表。

  常說本地醫療有保護主義,筆者認為醫生的專業不應凌駕於市民的利益,單是維護本地醫生,忽視社會實際需要,亦是不當。

  另一方面,政府亦是造成今天局面的最大幫兇,所謂「保護主義」的堅固圍牆,是由誰賦予呢?一邊權力過大,自然傾斜。

  此外,本地公營醫療服務全港九成病人,在如此龐大的社會整體利益而言,這樣一個重要的決策,是否應該只由一個組織決定所有決策?

  是否放寬海外醫生回流實習,只是眾多議題之一;今時今日醫療系統早就爆煲,有關當局只着眼於目前問題,迴避背後原因,也難力挽狂瀾。

香港病人組織聯盟藥物安全專題系列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