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問101——難靠自願醫保疏導公院人流

  四月一日起,香港推行自願醫保,藉公私營合作,助市民有能力選擇私營醫療服務,從而減輕公營系統負擔。計劃涉政府,保險內容亦與私人保險有所不同,例如保證續保至一百歲、不設終身保障限額、投保時未知的已有疾病及先天性疾病亦接受,但是否真能發揮作用呢?

  過往幾年筆者及其他病友界別代表,亦有參與自願醫保會議,我們的立場是,站在基層病患而言,並不支持自願醫保。首先,計劃並無必定承保及高風險池,對長期病患者及老弱一輩而言,已是毫無吸引力。事實上,這批人士醫療費較一般人高,隨時有中產收入亦負擔不起,只有公營醫療才可幫助他們,所以自願醫保對連同筆者這種長期病患、須定時覆診及檢查,亦對有較高風險併發症等的人士而言,實在不適用。

  說得清楚一點,自願醫保的對象是中產或年輕人,並非長期病患者。儘管由三月尾至現在,傳媒及各大保險公司均發放大量相關資訊,亦多了市民對計劃好奇,但不等於達致效果,鼓勵他們為此而參與自願醫保。稍有財力或教育背景的市民,早就為自己及家人購買私人保險,現時自願醫保對他們的最大好處,是適合的舊計劃可轉至自願醫保,並獲得免稅額,其實不會增加新購買保險的人數。另一方面,計劃要取公帑補貼投保者,我們一眾團體早已向政府表態,是否可取?畢竟與私營企業合作,要保持界線,避免官商勾結的嫌疑,實在要非常小心。在四月一日前,自願醫保的產品內容,仍未有具體詳情,猶如匆匆上馬,令人難以放心。

  計劃推行至今一個月不到,固然難以評定效果,但如想得到市民信心,或達到疏導公營醫療人潮效果,政府便要更顯示監管的細則及權力才可。

香港病人組織聯盟主席袁少林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