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問101——如何應對自我及他人歧視

  二十多年前,筆者腦部嚴重受創,其後參加病人組織。我扶着四腳扶行架出席第二次聚會時,當時的主持人問我有何感受及未來規劃,我說︰「人必自侮而後人侮之。」她問甚麼意思?我便解釋︰「如果我瞧不起自己,也別怪別人輕視自己,所以一定要自強。康復前景及未來社交等等事情,都應掌握在自己手上。」除了自己,我堅信也要病友組織的支持才行,畢竟遇上逆境時難以獨個應付;病友很需要朋友、同路人及社會各界同行。

  很多病友自覺在社會上承受別人的歧見目光,感到備受低估、冷落,甚至歧視。香港是節奏急促的社會,在街上、乘搭公共交通工具時,由於病友行動緩慢,阻礙旁人,換來的煩厭眼神是非常不好受的。另外,購物時表態或許能力有限,說話不清楚,有時售貨員冷漠的反應亦令病友不安。

  筆者相信,社會上仍有很多善良和具公民意識的人,身為病友首先要調整心態。例如在中環街頭,每個人都行色匆匆,無論是病人與否,跟趕着上班的人碰撞,換來冷眼亦是正常,對方甚至不知道你有否生病。別過於放大自己的病況,了解別人的狀況及想法後,便不會經常難受。

  當然,不免會遇上真正有惡意的人,此時即使激憤,亦未必要反唇相譏。回心一想,毋須跟對方一般見識;學習處之泰然,亦是人生哲學。

  病後的生活,反而對世情看得更清,這是昔日沒有的境界,我們的體會對社會亦是很好的反照。另外,筆者素來提倡長期病患者參加病友組織,任何病友組織都秉持「沒歧視、沒低估、沒冷落、沒放棄」的宗旨,眾人有互助之心,助病人重拾信心。

  至於市民遇上記性不濟、行動緩慢或口齒不清的病友,應體諒他們。其實市民要慶幸自己擁有健康身軀,所以請別單以自己的標準去評價所有人,反而要抱住朋輩之間的尊重,理解對方的難處。最有效幫助病友的方法是多聆聽,病友得以放鬆之餘,或可於傾談中獲得啟發。雙方交流更能明白彼此的想法及難處,亦可提出中肯意見,隨時能讓關係有所改善。

  由此引申,社會人士對病友的觀感亦有改變,可減少對弱勢社群傷害。筆者相信組織影響社會,個人影響社會,病友組織、病友、家屬及市民一同努力,必能改善局面。

香港病人組織聯盟主席

袁少林

香港病人組織聯盟及

香港中文大學藥劑學院25周年

藥物安全專題系列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