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問101——舊問題未解決

  在即將到來的《施政報告》中有關醫療服務策略,從筆者的角度,即時新政策有得體的內容,但老問題從來不解決,再多新方案亦無用。最基本,長期以來,醫護人手嚴重不足,至今仍是難以解決,那麼《施政報告》縱使提出眾多服務,能夠有足夠人手支持嗎?

  近年醫生及護士的離職數字可說是高峰,加上以中高層醫生離任或退休為多,他們擁有豐富經驗及技術,對公立醫院是很大的損失。同時,兩間大學的醫學院培訓未足以追上流失速度,就當能夠補足人數,但新丁始終欠缺經驗,導致出現斷層,無法「舊帶新」,讓新晉醫生的處境更為艱難,對病人絕非好事。

  政府要留住人才,是否無計可施?例如增加升遷機會,其實是可行的,但為何多年訴求,仍然無法實行?另一方面,除了離職醫護人員眾多,加上工作繁重、缺乏晉升機會及私營醫院挖角等,都打擊公營醫院的醫護人員士氣;至於重聘退休醫護人員計劃和吸納海外醫生亦成效一般。醫護人員的支援嚴重不足,除了難以提供足夠服務,亦難免增加醫療事故;香港庫房年年水浸,竟然無法招聘足夠人手,是無法令市民接受的。

  專職醫療的編制不足,亦影響病人復康進度,使服務質量受到限制。於公營醫療中,言障者以提供吞嚥服務為主,相對逼切性較低的說話技巧,則再無時間教導,然而對患者而言亦是重要的技能。另外,藥劑師可減輕醫生負擔,指導監察病人用藥,共同維護病人健康,但目前似乎很多藥劑師可支援的工作仍然落在醫生身上。

  營養師嚴重不足,每所醫院只得幾名、長者牙科保健及臨牀心理服務亦資源不足,實在難以一一盡數。目前很多醫護及專職人才的需求極大,政府如果未能滿足最基本的需要,又談何推出新政策?

香港病人組織聯盟主席袁少林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