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問101——癌症藥物昂貴 漫長輪候期

  對癌症患者,特別是無力負擔私家治療的一群而言,縱使眼見有藥,卻未必有得使用。據香港癌症資料統計中心報告指出,二○一六年的癌症新症有三萬一千四百六十八宗,還未計之前確診並正接受治療的病人。在病人數目龐大的情況下,各種資源便求過於供。

  若然患上癌症,看過公立醫院醫生後,再轉介到內科輪候;如果病情輕微則要等待年半至兩年。直至跟專科醫生見面後,還要等待治療、掃描檢查等。如要申請藥費資助,又要準備一大堆文件兼花時間申請。

  癌症來到晚期階段,大多以藥物治療為主;在醫學昌明的今天,標靶藥及免疫治療等已能大大延長患者壽命,同時可保持一定的生活質素。然而這些藥物在歐美面世及使用後,先要經過約五年才納入本地藥物名冊及安全網,八年方能得到全額資助,成為專用藥物。雖然藥物名冊一直增藥,但仍有很多水深火熱個案未可即時受惠,相對其他國家及地區,影響實在慢人一步。

  在香港這個先進城市,明明有藥物可治,患者卻無法適時接受治療,實在諷刺;香港醫管局號稱提供世界級服務,因此政府在守護市民生命方面,實在責無旁貸。患者在未惡化至難以逆轉時,如能獲得有效昂貴藥物幫助,有很大機會改善病情;然而在等待新藥審批的時候,患者的病情有可能急轉直下。

  另一方面,標靶藥費用動輒每月幾萬元,免疫治療更可能達過百萬元一年,對中產家庭也是沉重負擔,何況是基層患者?儘管關愛基金、撒瑪利亞基金、聖雅各藥物資助計劃等的門檻已有降低,但機制上仍有改善空間。

  除了治療,防癌與提早治療亦是相當重要的;假設在癌症一期甚至零期時已展開療程,既能減少患者痛苦,毋須投放大量時間及金錢於治療,也能大減整個社會的醫療開支。

  然而目前很多癌症未有篩查或普檢,以乳癌為例,即使在兩性常見癌症當中亦位列第三,而且患者可年輕至三十出頭已患病。這個年齡層的婦女多數有舉足輕重的角色,既是妻子也是母親,同時是社會勞動力,假如患癌所帶來的損失和家庭震撼實在不小。基於婦女健康對社會的影響,政府高層於稍後的《施政報告》中,是否能回應這方面的需求呢?

香港病人組織聯盟及

香港中文大學藥劑學院25周年

藥物安全專題系列

香港病人組織聯盟主席袁少林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