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問101——晚期紓緩服務刻不容緩

  本地有十六所醫院提供晚期紓緩服務,幫助患者晚期時減輕痛苦及心理輔導等,同時亦照料家屬情緒。然全港只有四十位紓緩治療專科醫生,三百名護士及六十個專職醫療人員,而這些是兩三年前數字,迄今無增長,服務肯定供不應求。

  此外,多數醫院的紓緩治療以癌症為主,其他疾病如認知障礙、器官衰竭、慢阻肺病、晚期肺氣腫、小腦萎縮及漸凍症等,患者生命將盡時,也需要相關服務;單以認知障礙症而言,患病數字愈來愈多,但患者長期缺乏紓緩治療的支持。

  很多晚期患者因健康不穩,常需要前往急症室接受救治,聯網醫院急症室團隊的醫生及護士,必須為他們分流及評估;如能擁有相應技巧及認知,與紓緩治療團隊配合,便能事半功倍。但一般醫護人員對紓緩治療未必認識太多,加上前線醫護工作量超額,難以撥時間進修相關知識。

  另外,有晚期患者選擇在家居住,在人手不足之下,缺乏外展服務支援。對他們而言,生活質素、生理上減痛及尊嚴比起死回生更重要,如能做到這三方面,身心痛楚都可緩減。筆者雖曾在許多會議上提出改善方法,但始終未有足夠措施應對。家庭醫學專科醫生其實可拓展紓緩治療的社區服務,但這類專科醫生數字不多,全港約有六百多名,應付原本工作亦吃力,如何能兼顧配合服務晚期患者呢?而病牀及其他資源亦不足。

  最近三期專欄,筆者探討老問題。對市民而言,醫療服務何其重要,種種不足始終都要找解決方法。於《施政報告》公佈前,筆者但願這些政策不再無限期諮詢與探討,而是善用公帑,為市民謀真正福利。(後記︰數天前喜聞醫管局新界西聯網在天水圍醫院規劃新設紓緩病牀數十張及增聘人手,個人絕對希望本港紓緩治療服務能持續增長優化。)

香港病人組織聯盟主席袁少林

香港病人組織聯盟藥物安全專題系列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