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問101——捐贈器官 為生者帶來安慰

  上周六(十一月九日)是器官捐贈日,然而因為社會事件,令注意到的人極少。多年前政府已大力推行器官捐贈,由以往自行填妥一張小卡片放於銀包內,到現時於中央器官捐贈登記名冊填妥資料便可,同時政府亦有於多區智能身份證換領中心舉行推廣行動,冀能讓更多市民參與此事。但成效如何呢?

  根據中央器官捐贈登記名冊資料,已登記人數為三十多萬,以七百萬人口的城市而言,實在不夠;筆者亦聽聞近月少了人登記捐贈器官,實在使人歎息。

  今年絕對是器官捐贈的「大荒年」,以腎臟移植為例,目前有二千多人輪候,但截至現時為止,只有二十一宗捐贈腎臟。肝臟捐贈的數字更是大跌;去年共有五十三宗捐贈,但在二○一九年上半年,六十四名病人只能輪候十八個肝臟,數字很有可能是二○一○年至今最低。

  香港有嚴謹的捐贈及移植器官制度,但為何市民反應愈來愈冷淡,是否與有所偏見,或是官方宣傳不足所致?

  筆者不討論宗教,想說的是捐贈器官可讓人死未如燈滅;醫學上我們被宣告死亡,但器官未死,仍可轉移到其他人身上,將生命延續下去。假使家屬在傷心之餘,仍能想到將摯愛的部份生命惠及他人,也是一種安慰。這些年來,有病友彌留時,筆者也會提醒家屬考慮捐贈器官;雖曾因此被罵,但明白當中有極大意義,所以不會因而放棄。每有家屬接受提案,便等於救回其他人命,這是將生命價值推至最高的境界,也讓家人知道,摯親雖死但猶生。

  今天看到一則新聞,一位接受腎臟捐贈者已三十八年,醫生說現時腎臟仍十分健康,他是時刻不忘捐贈者和家屬的厚德。

  過去十多年,社會常討論是否可把握更換身份證的機會,將捐贈器官的資料放入身份證晶片內。筆者希望建議得到通過,對捐贈者及其家屬、受惠者來說,都是美事。

香港病人組織聯盟主席袁少林

香港病人組織聯盟及

香港中文大學藥劑學院25周年

藥物安全專題系列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