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叔公啟事錄——假如取消《香港關係法》

  2019年註定是不平靜的一年,這邊廂中美貿易戰摩擦持續升溫,那邊廂由《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引發的爭議愈演愈烈,令社會一片愁雲慘霧,相信香港人都希望事件可盡快平息。

  筆者執筆之時,市場壞消息連連,包括亞太區最大物流地產平台ESR宣佈擱置在港上市計劃、沽空機構GMT擬撤出香港、評級機構惠譽指事件有機會影響香港評級等,而最令筆者擔心的,是有美國參議員提出要修改《香港關係法》。

  這不是美方首次提及要重新審視關係法,去年年底筆者曾撰文提及過有關憂慮。該法於1992年定立,旨在支持香港於「一國兩制」下,成為一個有別於中國的「非主權實體」;並於政治、經濟、貿易政策等方面,視香港為與中國完全不同地區。因此即使美國向中國加徵關稅,香港仍可獨善其身。

  對此特首林鄭月娥曾表示,香港並未從美國拿到很多好處。然而取消《關係法》,不但令香港失去貿易上「區別對待」,更甚是導致香港淪為一個普通內地城市,甚至喪失國際金融中心地位。近年香港在不同競爭力報告中排名均有所下跌,香港長久以來的繁榮,除了是因為背靠祖國,更重要的是與內地其他城市差異之處,包括司法獨立、言論自由及民主自治等。假如美國取消《關係法》,將是一個重要心理關口,或會令部份資金卻步。筆者希望,社會上能夠求同存異,盡快平息修訂《逃犯條例》所引起的紛爭。

靄華押業主席

陳啟豪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