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思熟慮——代表地區 觀念過時

  香港馬贏盡四場國際賽,較貼切之形容詞是喜出望外,因賽前估計贏兩場應無問題,若非「樹林之靈」沿途意外重重,及李慕華之「迪雅卓」過於淡定,香港盃瓶兩項花落誰家,或未可料。

  無論如何,所謂「香港馬」歷史上首度贏得大滿貫,仍是充滿正能量的。猶記得廿年前之香港國際瓶,韋達之「原居民」直路上力拒「達拉是利」,當時看台上萬人打氣之情景,與上周日仍是無得比。

  皆因早年香港馬跑瓶賽仍屬陪跑份子,加上當年遠征例子不多,昔日香港馬與外國馬同場競技不多,造就了當年如此難忘一幕。

  廿年過去,香港賽馬已與國際接軌,多年來已不乏遠征成功例子,賽馬全球一體化,地區觀念反而已成畸胎。例如「時時精綵」贏香港瓶,實際上此駒是愛爾蘭馬;「歡樂之光」之勝固然替練馬師高興,但實際上此駒是英國馬,馬匹自己根本不知代表甚麼地區。再加上現今馬匹東征西討已屬常事,標籤某馬為「港隊馬」或「外隊馬」,實際作用旨在方便寫馬,「為港隊馬打氣」之觀念,隨着個人接觸賽馬愈久,已成昔日情懷。

思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