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屬專欄:
其他專欄
專欄名稱:
法理之間
作者:
羅潔儀

特首梁振英日前入稟高等法院,指立法會議員梁繼昌之言論構成誹謗,要求法庭頒發禁制令及梁議員賠償損失。香港既然是法治社會,為何梁特透過法律保障自己,卻被不少人批評是企圖以官司打壓反對者的聲音呢?在一般民事侵權案件中,原告人有舉證責任。在誹謗案,原告人要確立誹謗並不困難,只須證明被告人向第三者發佈了一些誹謗性的陳述(Defamatory Sta...

詳細

七警毆打曾健超一案,七名警員各被判處監禁兩年,不准緩刑。繼七警判刑後,前特首曾蔭權亦因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名成立,而被判處二十個月監禁。筆者認為,兩單案件的定罪與判刑,顯示了本港的司法制度仍未崩壞。執筆之時,七名警員已先後向法庭提出上訴,而曾蔭權的太太亦表明會提出上訴。筆者雖然認為兩案就刑期上訴的成功機會均不大,不過上訴機制是維護法治的重要...

詳細

筆者在情人節收到許多短訊,可惜都不是祝福語,而是與七警定罪相關的事,特別是有關「交替控罪」的法律問題。在刑事案件中,檢控官須向法庭提出證據,證明在毫無合理疑點下,被告人的行為符合相應罪行的「犯罪意圖」(mens rea)及「犯罪行為」(actus reus),法庭才會將被告人定罪。因此,檢控官在決定落案控告被告人前,必須小心考量手上的證據...

詳細

特首戰開鑼以來,各候選人紛紛許下許多競選承諾。坊間常說口頭承諾也有法律效力呢,到底事後是否可以向「走數」的候選人追討呢?答案既是「是」也是「否」,要視乎該口頭承諾是否合約條款的一部份。首先,無論是口頭還是書面的承諾,都可以構成在法律上有約束力的合約。但一份合約必須包括四大元素,即邀約(offer)、承約(acceptance)、有意圖訂立...

詳細

本年初荃灣一地盤發生致命意外,一支二點五米長的竹枝懷疑從地盤跌下,不幸擊斃一名途人,警方隨後拘捕了該地盤的判頭。在刑事責任方面,根據《簡易程序治罪條例》第4B條,任何人自建築物掉下物體,或容許任何物體自建築物墜下,以致對在公眾地方之內或附近的人造成危險或損傷者,最高可以判處罰款一萬元(第三級)及監禁六個月。至於是否能揪出其他涉事者,以及是...

詳細

繼去年審計署發表報告,抨擊屋宇署處理僭建物出現重大延誤後,最近申訴專員公署又批評屋宇署清拆僭建物不力。有業主更因屋宇署延誤了釘契行動,而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購入有僭建物的物業。到底買家有甚麼方法可自保呢?在物業買賣過程中,除非合約另有訂明,否則賣家須向買家證明(show)及給予(give)良好的物業權(good title)。買家律師同時會檢...

詳細

最近有城中富豪發表聲明與舊愛分手,更戲劇性地演變成一幕「未離世,先爭產」的鬧劇。富豪隨即與現任女友註冊結婚,以減少日後紛爭。《無遺囑者遺產條例》按照無遺囑去世者去世時遺下的親屬類別,規定了不同的遺產分配方法。若然富豪去世時遺下妻子一人、兒女六人、父母二人及弟妹二人,那根據《無遺囑者遺產條例》第三條,便只有富豪的妻子及子女可以繼承富豪的遺產...

詳細

近日多宗司法覆核案件鬧得滿城風雨,這邊廂有大專生申請覆核劉小麗宣誓無效,那邊廂葉劉淑儀及梁君彥卻又成了「長洲覆核王」的覆核對象。法庭一時間成了新的選戰擂台,筆者也趁機來摻上一腳,談談大家對司法覆核的一些誤解。不少朋友都以為,凡是牽涉到政府的事,甚至是個別公務員的錯失或紀律問題,都可以透過司法覆核去解決。事實上,法庭會盡量避免僭越或干預立法...

詳細

所謂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政府近日推出加辣招把住宅樓宇買賣的印花稅劃一提高至一成五,不少已經持有物業的朋友都向我查詢,是否可以透過簽署信託書讓他人代為持有物業,以合法地避免支付加辣印花稅。作為律師,我實在不建議大家作此安排,因為當中實在牽涉不少的法律風險,甚至是刑事責任。首先,若要避免支付加辣印花稅,物業的實益擁有人便不能按《土地註冊條例》...

詳細

人大常委於十一月七日全票通過就《基本法》第104條釋法,法律界隨即於星期二發起黑衣遊行抗議。很多朋友都問我,人大既然是「依法」釋法,為何會破壞了香港三權分立的政治體制呢?簡單來說,《基本法》作為一套「小憲法」,只會闡述大體的法律原則,具體執行的方法還須依靠其他香港法律條文(即成文法)。成文法不可能涵蓋所有的情況,故此在普通法的機制下,法官...

詳細

熱門:葉Sir食經 Executive日記 巴士的點評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