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理之間——不再萬能的「萬能key」

  四名教師因以手機拍攝並外洩入學面試題目而被控《刑事罪行條例》第一六一條的《有犯罪或不誠實意圖而取用電腦》罪。四名被告其後獲判無罪,律政司不服提出上訴。近日高等法院裁定維持原判,法官亦在判詞指出,現時這「萬能key」罪的應用範圍太廣,已與立法原意不符,並釐清了「不誠實取用電腦罪」的定義。

  筆者以往曾解釋過,在刑事案件中,檢控官須向法庭提出證據,證明在毫無合理疑點下,被告人的行為符合相應罪行的「犯罪意圖」(mens rea)及「犯罪行為」(actus reus),法庭才會將被告人定罪。而這宗上訴案件有趣之處,是控方與被告人本對「被告人使用自己的手提電話拍攝試題」屬「犯罪行為」一事並無爭議,因此上訴理據均針對被告人的「犯罪意圖」。然而高等法院卻認為,四名被告人的行為並不符合「犯罪行為」,因為「使用電腦」並不等同條例中的「取用電腦」。簡單來說,即被告人須在未經授權的情況下取用他人的電腦中,才會符合此罪行的「犯罪行為」。而根據此判決,筆者相信此條例亦已不再適用於偷拍裙底和網上發報假消息等情況。

  正如法官所說,被告人即使未必知道自己可能犯下刑事罪行,但卻必定知道自己的行為是非常不當並可恥的。違反道德責任雖然並不等同違法,但當家長教師等「大人」帶頭破壞香港的公平競爭制度,我們還有何面目叫年輕人重拾獅子山精神?

執業律師

羅潔儀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