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理之間——罪人當及早悔改

  日前一名被控以強姦、非禮、非法禁錮、搶劫及襲擊等嚴重罪行的青年,起初否認控罪,但在審訊開始後卻突然改口認罪,但其後又聲稱受律師誤導刑期扣減計算方法,戲劇性地要求推翻認罪。

  究竟認罪與否跟減刑有何關係呢?一般而言,如被告人認罪並提供有用資料以協助司法機關將其他罪犯定罪,他有機會獲得最多40%至45%之刑期扣減。但畢竟不是每位被告人都有能力提供具「價值」的破案資料,因此對大部份的被告人來說,「悔意」往往是他們最大的求情理由。而被告人「認罪」,正反映他心存「悔意」,因而可以獲得最多三分之一的刑期扣減。

  自二○一六年的吳文南一案後,法庭認為被告人應該心知肚明是否有罪,若他真有悔意便應在「第一時間」認罪,而不是在衡量過證據強弱後,認為勝算不大才選擇認罪。因此,法庭會根據被告人認罪的快慢去決定可扣減的刑期。以此高等法院案件為例,假若被告人在交付程序中表明認罪,他可獲全數三分之一的刑期扣減;如在答辯人或提訊當日認罪,可獲25%之刑期扣減;若在審訊前認罪,則可獲20%至25%刑期扣減;而審訊開始後,則只有少於20%的扣減。

  不過,法官仍有酌情權因應個別情況去加減刑期。此案法官拒絕被告人推翻其認罪,並認為被告人並無悔意,因此只給予10%的刑期扣減,最後重判其監禁十八年。

執業律師

羅潔儀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