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理之間——傲慢與離地

  超級颱風山竹上周未襲港過後,全港多處地方出現塌樹、水浸和玻璃爆裂等亂況。第二天上班日,巴士停駛一天,然而街道滿目瘡痍,市民均須「越野」上班,於是紛紛埋怨政府為何停課不停工。

  筆者在翻查法例後,發現只有《緊急情況規例條例》第2(1)條,賦予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在緊急情況或危害公安的情況時,訂立任何其認為合乎公眾利益的規例,即可以包括宣佈停工的權力。起初,筆者也認為要求特首宣佈停工未免是有點強人所難,畢竟怎樣才是緊急情況確實是值得商榷。但當聽到特首的回應後,我卻只感到憤怒和失望。

  堂堂特首,竟然說市民是在找她出氣,這也未必太沒領袖風度了。誠然,特首在法律上或許沒錯,也許她也是無辜地當了市民的出氣袋。但市民期望的領袖,是一位在危機時可以帶領群眾解決問題,而並非單單叫僱主與員工自行協商之人,最低限度也要表現出關注、聆聽和檢討跟進的態度吧! 當遇到危難卻只按本子辦事,還要說晦氣話,市民那有不失望之理?

  戴耀廷教授認為首特不是由民選產生,所以認錯會削弱了政府的權威。我卻認為特首既不認為自己有錯,無論如何亦毋須認錯,皆因市民既非特首的「老闆」,那由得我們這些無知蟻民來質疑她的處事方法?

  筆者不禁想問一句,特首大人,究竟是甚麼動力驅使你說這樣的話? 是傲慢還是離地?

羅潔儀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