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理之間——法律面前 貧富平等?

  一名男子數年前被勞資審裁處審裁官裁定「侮辱行為罪」罪成,該男子不服上訴後得直。上訴庭在審理此案時發現,現時刑事案件給予貧困人士的法律支援存在着真空地帶。而該名上訴脫罪的被告日前更提出司法覆核,狀告律政司司長未有立法以填補現存的法律漏洞。

  事緣本港的刑事案件一般會於三個級別的法庭審理。裁判法院是審理較輕微的刑事案件,如打架或偷竊罪,最高可判處的刑罰為監禁三年。假若被告人有經濟困難,他只需花費五百七十元,便可以透過當值服務律師計劃聘請律師替其辯護。

  而區域法院所審理的是中度嚴重的案件,法官可判處被告人最高為七年的監禁。高等法院則處理最嚴重的案件,如販運毒品或強姦等,法官的判刑並無最高年期限制。此兩級法院刑事案的被告人只須通過經濟和案情審查,便可以獲得法律援助署的法律援助。

  至於勞資審裁處、土地審裁處等裁判處,本是處理特定類別的民事紛爭之用,因此法援的刑事案件援助範圍並不包括審裁處的案件,而當值服務律師計劃亦涵蓋審裁處的案件。於是,一旦在審裁處出現像本案的「侮辱行為罪」,貧困人士在刑事審訊中聘請律師替其辯護的權利,變相便是被剝奪了。

  當然,此類的蔑視法庭的案件並不常見。不過,為體現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之理念,政府亦應盡快立法修補漏洞,以確保貧困人士可獲得律師替其辯護,以及獲得公平審訊的權利。

執業律師

羅潔儀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