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理之間——傳聞豈可當真

  俗語有云:「法庭是講證據的地方!」

  然而,不是所有的證據都有同等份量,有些甚至不會獲法庭接納為證據。最近七警上訴案及何志平在美國法庭審理的賄賂案,均有就引用「傳聞證據」而爭論,筆者正好借機解釋一下何謂「傳聞證據」(hearsay)。

  所謂「傳聞證據」,即是證人並非直接得知,而是道聽塗說所知的資訊。除非是作為專家證人,或是在特定的例外情況外,否則證人只可就其直接所見所聞的事做證。假如我跟某人說,我看到被告人毆打受害人。那麼,某人並不能轉述我的話以證明被告人有犯上毆打罪行。「傳聞證據」的概念看似簡單,但操作起來卻可以出現不少問題。即使是接受過高等教育之證人,都會不自覺地將別人轉述的資料誤當作事實。此外,檔案文件、錄音與錄像均可以是「傳聞證據」,事關文件所記載的內容不一定是真確,錄音錄像也可能經過剪輯。

  法庭在刑事審訊中一般並不會接納「傳聞證據」。因為對事情有直接認知的當事人並無宣誓作供,亦無法接受盤問,法官亦無法觀看其言行去評估他是否誠實可靠,因此會對被告人不公平。不過,在張健華性侵智障女院友案中,由於受害人無法出庭作供,而從受害人口中得知事件的第三者如親人和社工,他們的證供卻屬於「傳聞證據」而不獲法庭接納,被告人因而獲撤訴。

  據知,法律改革委員會有意就「傳聞證供」提出改革。筆者期望新例可以容許法庭在前述的特殊情況下接納「傳聞證供」,以保障更多有需要的人士。

執業律師

羅潔儀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