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理之間——談傳聞證供

  筆者在上篇文章曾經簡單解釋過何謂「傳聞證供」,以及刑事法庭不接納「傳聞證供」的原因。而近日的佔中九子案中,控辯雙方亦為了傳聞證供而爭辯。事緣在二○一四年雨傘運動發生期間,中大傳理學院院長李立峯教授曾進行一項社會研究。辯方希望傳召李教授作為專家證人,並將其調查結果作為呈堂證據。

  問卷調查是社會科學研究中常用的數據收集方法之一,研究員透過統計學的原理進行有效抽樣,從而分析樣本數據並推斷整體的狀況。但由於問卷調查正正是由第三者(受訪者)向證人(研究人員)所說的話,即證人並非直接得知的資料,因此可以視為傳聞證供。

  不過,凡事總有例外,以我曾舉的例子來說,假設我跟證人甲說,我看到被告人毆打受害人。如果引用的目的是證明被告人有毆打受害人,那便是不為法庭接納的傳聞證供。但假如只是為了證明我確實曾經跟證人甲說過這句話,而非此話內容的真確性,則是可以接納之證供。

  在佔中案中,法庭認為問卷調查雖然屬於傳聞證供,但其問題涉及示威者參與佔領運動的原因,因此李教授分析數據後所得出來的結果,也有如此例外情況一樣,是反映了群眾的心態(public state of mind),屬於傳聞證供的例外情況,可以作為呈堂證供。

  筆者曾修讀社會學,並以此為傲,可惜社會一直輕視社會科學研究的價值。這次兩個學科的交集,正好讓社會多了解社會科學研究。在此,筆者也借用李教授的話,「嚴謹的學術研究可以抵抗一些社會和政治力量對社會運動的抹黑,可以消除人們對社會運動的誤解。」。

執業律師

羅潔儀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