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理之間——公義必須在眾人面前得到彰顯

  本月中,律政司在其司長鄭若驊休假期間,就前特首梁振英收受澳洲UGL五千萬元一案,決定以證據不足為由而不提檢控。其後不久,律政司再就鄭司長及其丈夫潘樂陶涉嫌僭建一案,決定只起訴潘氏而不起訴鄭司長本人。

  此兩項決定引起社會極大的迴響,特別是律政司並無就梁振英案尋求獨立法律意見,以致有「放生」梁振英之嫌。多名學者、議員、法律界人士以至大律師公會等均要求鄭司長公開解釋,惟鄭司長於二十六日休假回港後才在機場會見傳媒解釋事件,令人覺得司長是在刻意迴避。

  鄭司長對各界的質疑並無實質回應,卻以「勿將法律問題政治化」作擋箭牌,並聲言檢控決定是根據法律證據處理的內部決定,並無任何政治考慮。然而梁振英既為政治人物,而鄭司長本來就是政治任命官員,市民擔心律政司有政治考量也是理所當然。 況且鄭司長上任不足一年,甫上任便捲入潛建風波,市民對其誠信本已存疑,又如何會單憑司長的幾句話便疑慮盡釋?

  正如法律界的著名諺語「公義必須在眾人面前得到彰顯」,律政司要顯示其公正無私,最簡單的方法莫過於委聘獨立的資深律師以提供法律意見。而律政司拒絕尋求獨立法律意見,其解釋亦無法令人信服,明顯地並未達到此要求。

  筆者認為,律政司在司法體制內更擔當極其重要的角色。這次爭議中律政司司長先是迴避,後更以「我說了算」的態度去回應問題,又如何能維護市民及國際社會對香港法治的信心呢?

執業律師

羅潔儀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