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理之間——窺淫罪?

  早前終審法院作出判決,為「不誠實取用電腦」罪的犯罪元素作出詮釋,即假若被告人使用自己的手機或電腦犯案,便不符合「取用」此犯罪行為,因此律政司亦不能再以此罪控告偷拍疑犯。現時律政司仍可以遊蕩罪、在公眾地方行為不檢罪,和作出有違公德的行為罪等控告偷拍者。

  偷拍女性裙底的行為固然可恥,但筆者一直認為應針對偷拍行為立法,而並非濫用現有控罪。

  筆者在本欄曾經多次批評這「萬能KEY」控罪所帶來的不確定性對犯人並不公平,事關市民需要知道法律的界線才有法可守。事實上,律政司過去過份依賴此罪來提告也會帶來不少問題,例如由於此罪並不算是性罪行,因此犯人並不會納入在「性罪犯名冊」之中。犯人日後假若從事與兒童或精神上無行為能力人士相關工作,僱主便無法得知應徵者曾犯上性罪行,令「性罪犯名冊」無法達到減低兒童等受性侵犯的風險,避免性罪犯透過工作接觸再次性侵犯他人的目的。

  筆者認為,要堵塞法律漏洞,最佳方法莫過於盡快立法。早前法改會的性罪行檢討小組委員會曾建議新增「窺淫罪」以遏止偷拍行為,不啻也是向性罪犯表明社會並不接受此等行為的一個嚴正宣言。

執業律師

羅潔儀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