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理之間——To 捕, or not to 捕?

  筆者的辦公室在警察總部附近,對於至二○一四年雨傘運動以來不時從警總傳來的口號叫喊聲,筆者與同事們早已習以為常。然而,香港社會自六月初「反送中」遊行以來,至今紛仍擾不斷,警總外更是「門庭若市」,每天均有「反送中」與「撐警」人士前來示威或表達「愛意」。示威抗議之外,各區多處亦上演「連儂牆保衞戰」,不少更是初則口角,繼而動武。有朋友於是向筆者查詢在甚麼情況下可以「公民拘捕權」,以保護自己和朋友。

  根據《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第101(2)條,任何人可毋須手令而逮捕任何他合理地懷疑犯了可逮捕的罪行的人。而根據《釋義及通則條例》第三條,「可逮捕的罪行」指法律規限固定刑罰的罪行,或可處超過十二個月監禁的罪行。根據第101A條,作出拘捕時亦可使用合理的武力,並將疑犯盡快交付給警方處理(第101(5)條)。

  然而,見義勇為的風險是非常之高。坦白說,即使筆者作為律師,自問也沒信心在關鍵時刻,仍可以準確地判斷疑犯的罪行是否屬於「可逮捕的罪行」,更遑論不熟悉刑事法律的一般市民。而萬一誤判或在拘捕時過份使用了武力,更有機會犯上普通襲擊或非法禁錮罪。事實上,在二○一八年十一月大圍車房刑毀案中,三名男子便因疑犯在被其拘捕期間死亡而被控誤殺,後因驗屍報告顯示疑犯是受毒品影響而心臟病發致死,才得以撤控。

  因此,筆者建議除非有十足把握,否則實在不宜貿然行使公民拘捕權,以免無辜負上刑責。

羅潔儀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