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理之間——贏咗場交,輸咗個家,值得咩?

  米高嘉道理爵士日前登報,呼籲港人團結一起,以和平手法解決目前困局。然而,嘉道理爵士的呼籲話音未落,各媒體便已經在瘋傳政府正考慮引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以解決現時的困局。

  《緊急情況規例條例》載於香港法例第241章,短短四條條文卻賦予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近乎無限的權力。無疑,現時香港的困局就像「所羅門王結」一樣解無可解,如果政府運用此條例得宜,確實有如用利劍把繩結劈開。但即使不再有人上街示威,政府、市民、警察、原居民等等群體之間的對立仍在;白色恐怖亦令市民自我放棄言論自由。撕毀經已發生,單用紗布蓋着不治療,傷口只會繼續含膿潰爛。

  而且正如嘉道理爵士在信中提及到,香港的獨特之處在於有兩種不同的意識形態和兩種不同的管治體系互相交融。這沒工業、沒科技、沒農業、沒創意、沒文化、沒藝術的小城市,就只依賴歷史造就的獨特性,靠着金融業繁榮了一百多年。當香港失去其獨特性,便只是一個位於中國南部邊陲的小城市(而且更非其「親生仔」)。

  政府無視二百萬人的反對聲音強推「送中條例」,已讓香港人及全世界醒覺,在中共的議程裏面,維護國家主權、統一和領土完整比這小城市的飯碗更加重要。利用《緊急法》去制止反送中示威活動,更是進一步向世界印證,香港已經不再是過去那個開放、自由和具競爭力的國際都市。

  法律並不是解決政治問題的良方,莽用《緊急法》跟「攬炒」無異,只怕香港只有步向衰落一途。

執業律師

羅潔儀


hd